大闽网 > 教育频道 > 厦大90周年华诞 > 正文

刘再复:《红楼梦》体现中道智慧

字号:T|T

大闽教育讯 4月4日下午,应厦门大学之邀,著名作家刘再复回到母校参加厦门大学90周年校庆,并在厦门大学建南礼堂做了题为《<红楼梦>的哲学意义》。在讲座中,刘再复引经据典,谈古论今,介绍了他对《红楼梦》的基本认识以及《红楼梦》的哲学要点。毕业48年、阔别23年重回母校的刘再复还在讲座中多次回忆当年在母校的学习生活,谈及那段经历对他后来研究《红楼梦》的正面影响。

·
·

“红楼梦是文学圣经,代表人类社会最高精神水平”

刘再复首先谈到他对《红楼梦》的痴迷,“我的好友李泽厚先生说,我人生当中有三个绝对不能进入的。第一个,我绝对不赌博,第二个,我不吸毒,第三个,我不读红楼梦。因为三个都会让你上瘾,一上瘾,人就异化。‘入乎其中,出乎其外’,《红楼梦》就是有那么大的力量,有那么大的吸引力,《红楼梦》作品里有巨大的磁场。但我不怕这个,就是硬进入《红楼梦》,它是不同凡响的,成为了我的文学圣经,在塑造我的心灵和灵魂。”也因此,刘再复先生把《红楼梦》与《山海经》、《道德经》、《南华经》、《金刚经》、《六祖禅经》相提并论,一起列为自己的“六经”。

英国作家、《英雄与英雄崇拜》的作者卡莱尔说过“我们宁可失去印度,也不能失去莎士比亚”,刘再复先生引用了卡莱尔的这句话并表示,莎士比亚是英国人精神的天空,“《红楼梦》对于我们中国,历史将会证明,它就是我们精神的天空。我们宁可失去脚下的土地,也不愿失去精神的天空。”

不仅如此,刘再复先生还将《红楼梦》与《荷马史诗》、《神曲》、《哈姆雷特》等文学作品做对比,认为《红楼梦》与这些作品一样,都代表了人类社会精神的最高水准。

“阅读和讲述《红楼梦》是心灵的需求”

刘再复先生说,他读红楼梦不是用头脑去阅读,而是用心灵用生命去阅读。与之前的《红楼梦》研究相比,刘再复先生《红楼梦》研究有三点的不同:

第一,“我不把红楼梦作为研究对象,而是作为生命的体认对象,是生命的感悟对象。作为研究对象,我们是把它作为客观对象,用头脑去分析,主客观是分离的。而体认对象,则是指用心去阅读,主体和客体心心相印,”研究者与林黛玉、薛宝钗、贾宝玉等人物的心灵融合到一起。

第二,“方法不同,用悟证代替实证和论证。”所谓悟证,就是用直觉的方法,不是用逻辑的方法。刘再复先生认为,很多文学作品不可能实证和论证。他举了林黛玉身上的香味是药香还是体香的例子,“这是实证和论证都做不到的,但悟证可以知道,我认为,这是林黛玉的灵魂的芳香,也可以说是林黛玉天才的芳香。”刘再复先生表示,“悟证,既不可以证明,也不可以证伪。”

第三,“我的创作态度、写作态度基本上变化了。我对红楼梦的阅读和讲述,没有外在目的,不是为了评职称,也不是我生命的点缀品,完全是生命的需要,是心灵的需求。”刘再复先生说,他研究《红楼梦》,就如《一千零一夜》的那位公主,她讲诉的目的是生命的需求,是为了活下去的需求,不讲下去就没有明天,没有外在的功利目的。

“《红楼梦》有大观视角,体现中道智慧”

“文学代表精神的广度,历史代表精神的深度,哲学代表精神的高度”,刘再复先生认为,以往研究红楼梦,缺少从哲学的高度来看文学作品。

“《红楼梦》里有一个大观园,没有人从‘大观园’这个名词抽象出一种大观的眼睛、大观的思想,我把它抽象出来了,叫作‘大观视角’。”刘再复先生说,“我读的‘六经’,发现他们有一点是相通的,《金刚经》讲到的‘天眼’就是‘大观的眼睛’,”“《庄子》中的‘道眼’就是‘大观的眼睛’。红楼梦就是用大观的眼睛看世界。”

刘再复提到了《红楼梦》研究的心灵本体论,他认为,“《红楼梦》里‘心’是最重要的东西。所以贾宝玉丢掉玉的时候,告诉薛宝钗他们,‘你们重物不重人,我现在都有心了,还要玉干什么?’”“红楼梦里有一个心灵的本体。本体就是指根本。”

除此之外,刘再复先生还提到中西方文化的相同之处,“人类的文化有三个最了不得,一个是西方哲学,一个是大乘智慧,第三个是中国的先秦经典。这些都是带天地灵气。这三个有一个共同点,把中道智慧看成最高境界。所谓中道,通俗的说,就是不走极端。”他认为,康德提出的“四大悖论”,先秦经典所谈的“中庸”、“中和”,就是中道。《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就是中道的载体,而重秩序、重伦理、重教化的薛宝钗与重自然、重自由、重个体的林黛玉也形成了有趣的悖论。

在演讲结束之前,刘再复回忆起1962年在厦大建南礼堂听郭沫若先生讲座的情形,“郭老的演讲很短,但他最后一个东西让我心灵上记住了,他高喊‘厦门大学万岁’”。随后,刘再复以一声“我的母校厦门大学万岁”结束了在厦大的讲座。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anchor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