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国内国际 > 正文

四川双头女婴家长质疑医院孕期未发现畸形

2011年05月11日04:08重庆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四川双头女婴家长质疑医院孕期未发现畸形

监护中的“左姐右妹”

四川双头女婴家长质疑医院孕期未发现畸形

廖国军痛苦万分

5月5日晚10时04分,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西宁乡农妇包桥英,在遂宁市中心医院妇产科剖腹产下中国首例双头连体女婴,体重4050克。9日,这对双头婴被紧急送到重庆新桥医院接受检查。那么,这对双头婴算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她们共用的躯体内脏器官结构如何?她们现在的情况如何?昨日,重庆晚报记者到新桥医院对双头婴的父亲廖国军进行了采访。

·
·

■重庆晚报记者 黎奎 史宗伟 摄影报道

双头婴现在情况如何?

担心窒息不敢喂奶,通过输液维持生命,现在试着喂几滴糖水

“孩子的畸形情况十分严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昨日上午,新桥医院对双头婴做了全面检查。结果显示, 双头婴有两根脊柱、两根食管、两个胃、两个肺和一个半心脏(左心系统各有一个,右心系统共用),其他器官均共用。两个头完整,颅骨发育基本正常,智力基本正常,左侧更好一些。

“现在试着喂点糖水,看宝宝能不能适应。”护士介绍,由于两个头挨得很紧,加上食道畸形,根本不敢喂奶,否则会发生窒息等意外。因此,双头婴从出生到现在都是通过输液维持生命。但昨天专家组决定,可以试探性地喂几滴糖水,再根据宝宝的基本状况作下一步打算。

“只要有一个哭闹,另一个肯定要哭闹。”护士称,由于两个头紧挨着,只要有一个头发出声音,将极大地影响对方。因此,双头婴须同时睡觉。

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新桥医院儿科副主任张雨平教授说,双头婴是两个头共用一个躯体,只有一双胳膊和两条腿。因此,根本不可能进行分离术。更让人担心的是双头婴因畸形并发新生儿黄疸、硬肿症、贫血等10多种疾病,随时可能出现感冒、肺炎而危及生命。

双头婴是如何形成的?

夫妻不是近亲结婚,身体状况都很好,孕期也没有接触有害物

“我们两口子身体状况都很好,也不是近亲结婚,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呢?”双头婴的父亲廖国军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他几乎每天都在寻找双头婴的形成原因,但无论从身体状况到工作环境,再到自己和妻子双方家族遗传病史,都没有找到让自己信服的原因。

廖国军称,自己今年29岁,是一名厨师,身体状况一直比较好。同样,26岁的妻子包桥英是贵州人,身体也十分健康,几年来一直从事棉纺织工作,接触不到污染物质。去年上半年,他们在广州打工相识后便确立恋爱关系。同年9月,包桥英怀孕。

廖国军说,由于担心妻子上班受累影响到宝宝,夫妇俩随即辞掉广州工作回到遂宁老家。“老婆怀孕期间也一切正常,没接触有害药物。”廖国军称。

双头婴成因难简单定论

市妇幼保健院妇产专家刘东云称,导致胎儿畸形的因素有很多。首先从血液上讲,近亲结婚导致婴儿畸形率较高。其次,胎儿在母体发育过程中,前三个月尤其关键,一旦受到严重的辐射、病菌和药物感染等,都可能引起畸形。此外,还有一些没有原因的基因变异等情况,也可能导致胎儿畸形。因此,双头婴究竟是什么因素引起的,很难简单地下定论。

那么,相关医院为何在包桥英怀孕期间没检查出是畸形胎儿呢?

“从知道宝宝畸形到宝宝出生,只有八天时间。为什么医院当初作B超时没有发现?”廖国军愤怒地说,妻子预产期是5月11日,今年2月21日,已怀孕6个月的妻子到遂宁市第三人民医院作B超检查,结果显示是宫内单活胎,即结果一切正常。5月3日,眼看马上到预产期了,妻子到遂宁市妇幼保健院作B超检查,但这次的检查结果却是晴天霹雳———胎儿长有两个头。

“我们根本不相信这个结果,而且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当场吓傻了。”廖国军说,妻子看到这个结果时大哭起来。为进一步证实,夫妇俩又立即到遂宁市中心医院作彩超,结果显示宝宝严重畸形,确诊是一个身子两个头。夫妇俩仍不死心,又紧急前往华西第二医院检查,结果彻底让他们绝望了。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试图联系遂宁市第三人民医院,了解院方为何没能查出已6个月大的胎儿是畸形时,办公室人员立即表示不清楚,如果要采访,需等到本周四以后再联系。

B超肯定能查出是否畸形

刘东云称,根据孕产检查指南,胎儿应接受形态畸形与否检查和地中海贫血等隐性疾病检查。其中,隐性类疾病可能要根据胎儿的逐步发育过程才能检查出来,不少疾病可能要到后期临产时才能发现。但胎儿形体健康与否,在4至6个月里通过B超肯定能检查清楚。尤其是多肢残缺、心脏等脏器畸形等形态类的严重畸形,在24至26周就能通过B超检查出来。同时,无论胎儿体位多么不正,医生都应想尽办法看清胎儿的生理状况。按照国家优生优育的相关规定,如果出现明显连体、肢体残缺等严重畸形,医院有责任告知孕妇并建议终止妊娠。

没期待奇迹发生

绝不会放弃她们

昨日,新桥医院儿科病房,面色憔悴、未修边幅的廖国军万分痛苦,只要没人和他说话,他就会立即陷入沉思。他含泪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从5月3日遂宁市妇幼保健院检查出胎儿是双头畸形的那一刻,到自己亲手抱着长着两个脑袋的宝宝,一直都生活在痛苦、恐惧、无奈与迷茫之中。

希望尽到父亲责任

重庆晚报记者:发现胎儿严重畸形后,为什么没有考虑人流呢?

廖国军:我们曾经商量过要不要做人流手术,但由于已经足月,当地医院表示做人流可能危及产妇的生命。在医生的建议下,我们选择了剖腹产。

重庆晚报记者:为什么要送孩子到重庆来检查呢?

廖国军:新桥医院有分离连体婴儿的先例,我们哪怕知道根本无法分离,也想到医院做详细检查,了解孩子的身体状况,尽可能地挽救她们,让她们好好活下去。

重庆晚报记者:你最期盼能有一个什么样的检查结果?

廖国军:我没想过有奇迹发生,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只希望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当事医院应该负责

重庆晚报记者:你觉得遂宁第三人民医院该负责吗?

廖国军:他们肯定有责任,如果他们能早点发现畸形,我们可以终止妊娠,不但大人可以不受那么多苦,孩子也不会受到现在这种罪。

重庆晚报记者:你是否准备追究该医院的责任?

廖国军:现在一心处理孩子的事情,还没有考虑那么多。

重庆晚报记者:孩子有没有取名字?现在你是否已经接受这个现实吗?

廖国军:我给她们取名叫“左姐右妹”。在我们两口子心目中,她仍然只是一个孩子,只不过多了个头而已。不过,虽然把她们看成一个孩子,但我至今不能接受是两个孩子长在一起的现实。每抱一次,我就禁不住大哭一次。特别是第一次从医生手中接过孩子时,看着两个小小的脑袋挨在一起,我几乎瘫软了。

现在走一步算一步

重庆晚报记者:毕竟现在孩子已经出生了,你对她们有什么期盼呢?

廖国军:有不少亲朋甚至医生都建议我们放弃孩子,还有一些人背地里说我们“做了缺德事”。但我们觉得,无论别人啷个说,都要担起当父母的责任。无论孩子多么畸形,毕竟是十月怀胎,自己身上落的肉,是条鲜活的命,只要孩子自身状况允许,我们两口子都希望她们能好好地活下去。

重庆晚报记者:对于孩子的未来,你有什么打算呢?

廖国军: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重庆晚报记者:假如孩子现在能够听懂你的话,你现在最想对她们说什么?

廖国军:亲爱的宝贝,请放心,爸爸妈妈绝不会放弃你们!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