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房产频道 > 项目动态 > 正文

深入蜀夏文化研究,全面收藏三星堆图文玉器

2011年05月16日15:59腾讯大闽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5月15日至18日在厦门召开的“首届三星堆古玉文化研讨会”上展出了一批民间收藏的玉器,造型独特丰富,其中不少玉器上刻有大量的符号和文字,为前所未见。经过初步辨认,这些文字有的和殷墟甲骨文、西周甲骨文、金文相似,有的自成系统。这些文字现在还不能成篇通读。从文字镌刻技术上看,有的手法单纯原始,有的比较成熟。这些文字的刻画年代可能不是在一个时代完成的。

由于这些玉器是坑口外民间收集的,所以,玉器年代及真赝的鉴定,是首要解决的问题。而这项工作在大会期间,已由南京博物馆院研究员、中国文物学会玉器研究会理事汪遵国,北京文物局文物鉴定副研究员华义武等人组成的专家鉴定小组完成,对160余件三星堆玉石器逐一进行了专业鉴定,每件器物均出具有鉴定意见书,确认为三星堆文化同时期的玉石器。

·
·

在这样的基础上,部分玉石器上所镌刻的文字,便成为纵深研究的课题。四川广汉三星堆坑口内确实出土过几个符号,分布在三个地方:广汉三星堆商代文化遗址出土陶片上,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石边璋所刻图像中间,成都十二桥商代遗址出土的一件陶纺轮上。根据前人研究,加起来有8个符号:

深入蜀夏文化研究,全面收藏三星堆图文玉器

这些符号是不是语言中的词,需要深入研究。值得重视的是,这些符号在坑口外收集的三星堆玉石器上的文字文本中也不断出现。辨识这些符号,弄清其背景对解读三星堆文化有重要意义。由于三星堆文化的器物从上个世纪30年代起就在民间流传,散佚较多,目前的种种猜测与构想都还需要更多材料与理论的支持。

在所有的文化遗产中,文字文本最能够直接记录一个文化的来龙去脉及其细节。传统研究怀疑《史记》对于殷商帝王世系的记载只是传说,但经过王国维等学者对出土甲骨文的研究,证明《史记》所记基本上是可靠的。同样的,在没有对地下文物展开充分收集、整理和研究之前,对《史记》《尚书》等文献所记夏王朝的有关历史不要轻易否认。从古蜀传说和古文献记载禹生于石纽等材料来看,蜀和夏有密切关系。有一种可能,蜀是夏的源头之一,三星堆是这种关系的体现。现在的语言研究也把汉藏语的起源追到了蜀、陕、甘一带。对蜀夏关系的另一种解释认为三星堆文化是夏人进入蜀地的结果。

现在急切期待的是文字的证据。甲骨文之所以对确认殷商的历史很关键,就在于它代表了一种记录当时事件的书面语文本或文字文本。甲骨文已经是比较成熟的文字,此前应该还有一个更原始的形态存在,时间应该在早商或夏。三星堆器物及其图文在蜀地的发现绝非偶然,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的机遇,对解释夏文化源头提供了一个新的入口。

原始汉藏语的起源是语言学和人类学关注的重大问题。解释夏文化的起源显然离不开汉藏语起源的问题。三星堆文化的时间跨度在距今4500至3200年,这一时间的上限稍后于汉藏语系语言的分化时间(一般认为距今6000年左右),而三星堆文化所处的区域又恰好位于今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分布的范围之内,这一时空关系为我们用什么语言去解读三星堆文字锁定了大致的范围,也就是说,汉藏语系语言或其中的藏缅语族语言最有可能用来解读三星堆文字。这次与会的彝族学者介绍了彝语和三星堆文字的关系。彝语是藏缅语的一种。如果今后解读能够成功,三星堆玉石文字也会成为弄清楚原始汉藏语系面貌的重要材料。

故我们认为在筹建博物馆的同时,进一步整理这些玉器图文,建立数据库,予以系统的比对、归类,去伪存真,弄清这些图文玉器的时间层次,是目前最为迫切的工作,这一工作对破解夏朝之谜,追述中国五千年文明具有重大的意义。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de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