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房产频道 > 项目动态 > 正文

三星堆古玉器:占据阐释华夏文明的要津

2011年05月16日16:09中国旅游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前不久,如果说厦门因蔡明超拍卖圆明园文物令人侧目,那么5月16日,在厦门由北京大学语言研究中心、西南民族大学文学院、厦门海峡两岸促进会、新加坡点石文化基金会联合发起的“三星堆古玉文化研讨会”则更应该让人刮目相看。研讨会上展出了上百件来自民间的三星堆古玉器,巧夺天工的造型和工艺水平令来自海内外的专家们叹为观止。来自语言、文物、民俗、宗教艺术等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通过对这些古玉器的观摩、鉴定和论证,一致认为,过去人们较关注三星堆青铜器,但玉石器在研究古蜀文化,论证蜀夏问题上更具优势,尤其出现在玉石器上的文字最为珍贵。古文字和语言学专家们认为:三星堆玉器上,已发现了至少3种以上不同时期不同书体的文字。“这是继甲骨文之后,考古发现的最具规模的上古文字系统。而这些文字的存在远远早于甲骨文”。地矿专业的张如柏教授认为,三星堆玉石器上出现的文字,是中华5000年文明第一证物。著名作家、收藏家钟鸣认为:“三星堆玉石器作为文字载体,应该占据阐释华夏文明的要津”。

·
·

惊世发现,研究滞后

四川省广汉三星堆文化遗址,最早发现于1927年。1986年,两个祭祀坑的发掘,更是震惊中外,证明了老一代考古工作者对成都“中心都邑”的推测。但多数人认为,与中原文化相比,古蜀地区相对封闭,滞后,即使与二里头文化有许多相似性,也是受其影响所致。但也早有学者认为,这是“大统一论”和“中原先决论”影响的结果。从已知碳十四数据和文字记载看,成都具有探究5000年文明的根基。

但就以前出土的文物而言,蜀地学者多认为,三星堆文化没有文字。但藏家和不少学者则认为,有文字,只是他们不认得。或有人说,“巴蜀图语”只是地方性语言。但研讨会期间,玉石器和讲演所披露的文字,和巴蜀图语又相去甚远。

玉石上的图文

北大教授陈保亚认为,从三星堆出土器物看,三星堆文化相当独特,也相当成熟。三星堆还有铸造铜器的遗迹,证明至少有一部分铜器是在本地产的。三星堆出土器物中纵目、高鼻和大嘴的人物造型也相当独特。三星堆文化可能反映了一个不同于中原和西亚的文化中心的存在。“目前要对三星堆文化的性质做出论断,条件还很不成熟。但有一种材料对三星堆文化的解释有重要价值,这就是三星堆玉器上的图文”。

我们还注意到,这次研讨会上还出现了几个彝族学者,其中就有央视采访过的阿余铁日,他因用古彝文解读三星堆陶器神秘字符而闻名。他还解读过青铜戈上的铭文。这次,他更是用实物和文字强调,彝汉文字越古越同源。钟鸣说:“这些文字迄今也没有正式进入三星堆文化研究的视域。”

“从文化认识的角度看,这些图文的价值可能远远高于玉器本身。”陈保亚说。“在所有的文化遗产中,文字文本最能够直接记录一个文化的来龙去脉及其细节。三星堆玉器图文和甲骨文以前其他新时期时代的刻画符号不同,它具有明显的文字特点。”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de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