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共产党的光辉历程 > 正文

解放建阳回龙之役纪实

2011年04月24日18:05福建党史月刊李加林我要评论(0)
字号:T|T

合力围歼瓮中捉鳖

1949年5月中旬,国民党李延年、刘汝明兵团残部兵败浙江一带战役后,窜逃的溃军约有3000余众,在得悉我刘、邓大军已有快速部队日夜兼程向建阳进军的消息后,深知继续向南窜逃,势必投入罗网。为了摆脱覆灭的命运,他们麇集在回龙这个村镇里,妄图据险而守,争取时间苟延残喘,万一无法据守,也可东窜松政经闽东下海逃亡。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十五军四十五师一三四团自5月8日越过分水关进入闽北以来,未经战斗,便先后迅速解放崇安、建阳县。为了追击国民党溃军,二野一三四团迅速调集一个营的兵力于5月12日前赶赴回龙,及时抢占回龙西岸制高点——石堆仔,并布下“口袋”,摆开阵势,形成包围态势。与此同时,抽调一小部分解放军战士乔装溃逃敌军,潜入逃敌队伍进驻回龙,计划采取内外夹攻办法,一举歼灭这股逃敌,解放回龙,斩断敌人东窜松政之路,使拥挤在闽、浙、赣三角地带的大批国民党残部无路可逃,造成“关门打狗、瓮中抓鳖”之势,为解放福建全境创造条件。

为了打好解放全闽北的入闽第一仗,乔装敌军的人民解放军于11日夜,趁着夜色,迅速分头潜伏到回龙蔡厝坪。位于村镇中部北侧的蔡厝坪,住有几十户人家。12日凌晨,从村东、西两端同时进来的由解放军化装的“中央军”,在两端进口处各设立岗哨以后,立即分散潜伏到各家各户。被国民党军吓得如同惊弓之鸟的村民们,看到村里又来了“遭殃军”,人人心里不禁又在打颤,心想这回不知又要被折腾到何等程度。可是,过了不久,他们逐渐感到奇怪,这批“中央军”却不同以往的“遭殃军”。他们进村之后,一不打开背包,行装也十分简单,二不凶神恶煞,三不动手就抢,而是进屋先叫老乡,见人笑容满面。个别胆量较大的村民见此情状,倒也敢于与他们接近,这一接近不打紧,就像铁屑遇上磁石一般,立即发生了奇妙变化。经过打听,原来站在自己眼前的就是盼望已久的解放军,使得当地百姓喜出望外,纷纷自发行动起来了,协助解放军。到了晚上,当地村民利用夜幕的掩护,悄悄地把大渡船和一切小木帆船全都撑到对岸并沉下河底;此外,还将通往漳墩乡(东往松政必经之路)八仙岭大木桥拆断,以堵住国民党溃军,断其去路。

5月13日拂晓,在回龙村镇的中心区域——石狮坊突然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机枪声”(这是我军将鞭炮放在铁桶中点燃,声音酷似机枪声,以此迷惑敌人)。“枪声”一响,驻蔡厝坪的我军立即抢占村镇内各个交通路口,封锁了敌人出村之路。分散在各宅院的解放军战士则同时迅速持枪扑向敌人。顿时,村内到处都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和“缴枪不杀”的喊叫声,3000余名国民党溃军在睡梦中被突然响起的枪声和喊杀声惊醒,吓得魂飞魄散,不知所措。有一些溃军军官在定了定神后,开始组织一些士兵抵抗。只可惜这时的士兵已乱得像一团蚂蚁,谁也不听命令,只顾各自奔逃。一些贪生怕死的敌军官则是三十六计跑为上,扮成了普通的士兵或百姓,企图趁乱溜走。但是,他们都被守在各个路口的解放军火力封住,出不了院宅,更出不了村子,只能和士兵们一起像被捅破了的马蜂窝,从前门涌向后门,又从后门涌向前门,从村的这一头涌向村的那一头,又从村的那一头涌向村的这一头,结果,涌到哪里哪里都被人民解放军的火力挡住,最后只能乖乖地举起双手,当了俘虏。

尽管如此,仍有一小部分侥幸逃窜出村外的敌军,竞相涌向八仙岭,意欲通过漳墩向松政窜逃。然而,临河一看,大桥已被拆断,时值山洪暴发,轻身尚难泅渡,何况身上还有沿途抢劫而来的臃肿行装,溃军只有望河兴叹。为了逃命,他们又分成三股,分别向附近的叮当山、九堀岗和凤冠岭逃窜。少数先逃一步的在抢占了这几个山头之后,心慌意乱之下,错把拥挤在山脚下的同伙当作解放军,立即掉转枪口,盲目地向迎面而来的同伙开火,打得这些家伙嗷嗷大叫,骂娘的有,喊爹的有,转头朝另一山头奔跑的也有。枪声暴露了目标,正在寻找溃军目标的解放军炮兵随即校正目标,对准这几个山头,发射出密集的炮火。山头守敌因此更确认围在山下是解放军,旋以更猛烈的火力射击,形成自己狠揍自己人的荒唐场面。

山下逃敌见前无去路,后无退路,只好落荒而逃。山头守敌好一阵子不见动静,见到个别窜到山岗的士兵穿着均是国军服装,方始悔悟发生了一场莫大的误会,只叹挽救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军炮火一阵猛过一阵,在炮火的掩护下,我军突击部队向这几个山头发起了全线出击。这些历经过淮海、渡江等战役,早已被解放军揍得丧魂落魄的蒋军,在我军的强大攻势下,叮当山、九堀岗两个山头的守敌被迫缴械投降。凤冠岭敌军未待我突击部队登山,就抛下几十挺轻重机枪和遍地弹药,背上自家的行囊,夹着尾巴追赶他们的同伙去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