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共产党的光辉历程 > 正文

闽西是红旗不倒的革命堡垒

2011年04月25日10:04福建党史月刊吴升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革命斗争“红旗不倒”有三个显著的标志:一是党的组织长期存在,党的红旗始终不倒;二是革命武装长期存在,武装斗争从未间断;三是土地革命果实长期得到保留。

至1929年8月,“在长汀、连城、上杭、龙岩、永定纵横300多里的地区内,解决了50多个区、600多个乡的土地问题,约有80多万贫苦农民得到了土地”。〔10〕在此基础上,1930年4月25日,闽西苏维埃政府发布的《土地委员扩大会决议案》明确规定:“农民领得田地即为自己所有,有权转租或变卖抵押”。“田地山林分配给农民之后,死亡的不收回,新生的不再补”。第一次破天荒地确认了农民对于土地的所有权,使党的土地政策得到进一步的完善。为此,毛泽东曾称赞说:“闽西土地解决办法最好。”〔11〕随着苏维埃区域的不断扩展,分田斗争波及到福建苏区的30多个县,数百万农民实现了拥有土地的梦想。

“分得了土地,好像解下了枷锁,个个喜形于色”的广大农民,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生产中去,“闽西农民既得了田,且是平均分配,每人都得一分,便把从前那种怠工现象完全除去,他们愿意深耕了,他们把大规模人力用在修陂圳”,“把大规模人力利用修复陂圳上,割草放在猪栏牛栏里造厩肥,把草皮挖起来沤荡作粪,再加上人粪尿,肥料问题也解决了”。农业生产力大幅度提高,使农业的收成获得明显的提高,分田后各地收成均比往年增加二成。龙岩早稻每穗由150粒提高到180粒以上,收成大幅度增加了。收得粮食后不缴租、不卖粮、不还债,使广大农民的生活得到了空前的改善。正如毛泽东在“二苏”大的报告中所指出的,“现在农民的生活比较国民党时代是至少改良了一倍”。

闽西的土地革命前后经历了将近7年的时间,可以说是中国土地革命的一个缩影。在土地革命的中后期,由于受党内“左”倾错误的影响,闽西苏区曾进行过“反富农”、重新分配土地和查田运动等斗争,贯彻过“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的错误政策,使土地革命遭受过挫折。尽管如此,土地革命对于闽西地区的影响是巨大的,它直接引发了后来闽西农民的保卫土地革命果实的斗争。

(二)闽西有20多万亩的土地一直保留在农民手中,直至解放,创造全国罕有的奇迹

1934年10月,主力红军长征以后,原闽西革命根据的大部分地区被敌人占领。留下来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红军游击队,进行了艰苦的保卫土地革命成果的斗争。

1934年冬,国民党军队占领闽西苏区以后,还乡地主也乘机向农民反攻倒算,纷纷夺回已分的土地。国民党政府颁布《收复区土地处理条例》,规定原来已经没收分给农民的地主土地,“一律以发还原主、确定其所有权”。这样,经过复辟和不断的蚕食,原属闽西苏区的永定、上杭、长汀、连城、漳平等县被地主收回的土地有267个乡,遭反攻倒算的农民有53万多人。国民党复辟以后,还乡地主更加残酷地剥削农民。上杭县才溪乡还乡地主强迫农民交纳1929年至1934年的全部租谷。上杭石玉村地主张洪元强夺红军烈属张垣同在土地革命中分得的土地,追缴五年的租谷,逼得张垣同倾家荡产。

为了维护农民的利益,保卫土地革命的胜利成果,留下来坚持革命的红军游击队,领导游击斗争中心区的龙岩、永定、上杭等地的农民,向还乡地主开展了合法的与非法的、和平的与武装斗争相结合的各种形式的抗租斗争。当地主将要收租时,红军游击队组织农民张贴“收租者杀”的标语,以警告收租地主。对不听警告且有罪恶、农民痛恨的地主,实行镇压,借以杀一儆百,别的地主就不敢收租了。此外,红军游击军还在收禾季节,以武装帮助农民抗租。每当地主带狗腿子向农民收租时,游击队就在地主运粮回家途中进行袭击,帮助农民夺回租粮。经过这些斗争,在红军游击队经常出入活动的地区,农民对地主实际上是不交租的。在这样的地区,土地所有权表面上是地主的,实际上仍归原来土地革命时分得该地的农民。红军游击队在这些地区领导农民进行的抗租斗争,也威慑了周围地区(即白区)的地主,使他们对农民的剥削和压迫不得不有所收敛。除了抗租斗争,在闽西游击区还开展过春荒分粮斗争。即在春天青黄不接时,红军游击队要求地主将所收地租粮食发还一部分给农民渡荒,有的还进一步发展为没收地主的粮食分给农民。通过上述斗争,使广大农民亲身感受到红军游击队是农民利益的捍卫者,进而更加有力地支持了红军游击队的武装斗争。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