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共产党的光辉历程 > 正文

闽西是红旗不倒的革命堡垒

2011年04月25日10:04福建党史月刊吴升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革命斗争“红旗不倒”有三个显著的标志:一是党的组织长期存在,党的红旗始终不倒;二是革命武装长期存在,武装斗争从未间断;三是土地革命果实长期得到保留。

至1937年7月,闽西共产党组织与国民党当局经过艰苦的合作抗日谈判,在双方签订的协议中,国民党保证:“土地革命时期所分配的土地应保持原状;未分配土地的地区,应实行减租减息”,从而确认了保田地区农民对土地的所有权。

1938年3月,新四军第二支队北上抗日后,闽西国民党顽固派认为恢复封建土地业权的时机已到,便重新提出土地问题,一再煽动、策划和支持地主、豪绅进行反攻倒算,逼租夺田。闽西党组织在国共合作抗日的前提下,领导闽西人民与顽固派和地主豪绅展开了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所以,从1939年夏至1940年底,闽西地区连续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群众性保田斗争。

1939年夏秋之间,国民党闽西和龙岩的顽固派,不甘心过去收租夺田计划的受挫,再一次策动龙岩顽固地主豪绅组织“业主团”和地主武装,企图乘秋收时节强行向农民收租夺田。对此,中共龙岩县地方组织决定同国民党顽固派针锋相对,以保田斗争为中心,积极准备秋收斗争。秋收前后,龙岩县农村的广大农民即掀起群众性的抗租保田斗争,各地到处张贴反对收租标语。龙岩县委决定灵活运用各种策略,分化瓦解地主的力量,根据其表现的好坏,采取不同的斗争方式,区别对待。对表现好的地主采取说理态度;对生活有困难的地主则分给谷子,以维持其生活,但申明不是还租;对最顽固的地主则坚决打击之。由于当时的抗租保田斗争是广大群众的行动,而且方法灵活,因此许多地主动摇,业主团解体,武装组织不成,最坏的地主虽向当局请求派兵帮助收租,但龙岩县国民党当局见势头不好,恐惹大事,不敢答应。龙岩县委领导的抗租保田斗争取得完全胜利。

国民党第六专署和龙岩县当局在策动业主团向农民收租夺田的计划失败后不久,又企图以开办试验农场为名变相夺田。1939年11月,龙岩县政府在龙岩城郊的罗桥、大洋两村强行圈占42户农民共200多亩良田,插上农场界牌,不准农民耕种。中共闽西特委、龙岩县委及时识破顽固派的阴谋,指示西陈区委和邻近几个区委,以良田被占的农民为主,发动邻近村农民配合进行斗争。开始,西陈区委组织农民与县政府唱对台戏,秋收后继续种麦子,但县政府派出荷枪实弹的保安队强行犁掉麦田60余亩。县委就通过展览现场照片揭露顽固派破坏协议,强夺民田的罪行,争取社会的同情与支持。接着,西陈区委组织2000农民进龙岩城请愿,游行队伍先后到国民党龙岩县党部、县政府和第六专员公署门前示威和递交请愿书,县长、专员不得不当众表示愿意赔偿农民的损失,并将请愿书转呈上峰,暂缓开办农场。但是事后,顽固派强行开办了农场,并提出:(一)田地由政府租用三年,每年亩租金16元;(二)农场的农活雇用当地农民来做;(三)肥料向本村农民购买。在这种情况下,龙岩县委和罗桥、大洋村党支部决定改变斗争方式。在农场开办后的近一年时间里,先后采取各种斗争手段,如:教育农民提出要田不要租金,保留归还良田权利;动员当地和外地农民不给农场当雇工;控制农场灌溉用水;发动农民破坏或抢收农场作物等等。为支持罗桥、大洋两村的斗争,还发动城郊四乡农民不向城里运送蔬菜、柴火和其它副食品,不进城挑粪和清垃圾,造成城市居民对农民群众的同情和对政府当局的强烈不满。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之下,国民党龙岩县政府不得不于1940年底停办试验农场,还田于民。农民的保田斗争又一次取得了胜利。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