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泉州新闻 > 正文

农户家里黄牛夜里被割走两腿惨死在牛棚(图)

2011年07月14日08:03东南网—海峡都市报张帆 谢明飞我要评论(0)
字号:T|T

农户家里黄牛夜里被割走两腿惨死在牛棚(图)

家里最后一只牛没了,老郑一家很发愁

  昨日凌晨5时许,南安市水头镇邦吟村,老郑早早地起了床,像往常一样,径直去牛棚看看。

  老郑原本想着,干活前先把牛牵到外面的树下透透气。可随后出现在眼前的场景,让他惊得说不出话:牛棚的门敞开着,牛倒在地上,双目圆睁,左前腿和左后腿整个被割没了。

·
·

  “太残忍了!”消息传开,很快引来不少村民围观,大家看了都直摇头。一村民说,“偶尔听说过有人来村里偷牛的,却没见过用这么狠的手段害牛的,简直伤天害理”。

  老郑还顾不上气愤,眼下他心里满是疑惑与焦急。事实上,这已经是他近一个月里意外死掉的第二头牛了。他不明白,自己这个贫寒的家,到底得罪了谁?而今后,没有了牛的日子,家里十多亩田地可怎么耕?

  【屠牛三问】

  疑点1:谁干的?

  偷牛还是报复?

  记者昨日赶到现场时,仍有不少村民围在老郑的牛棚外面,议论纷纷。这头被害死的黄牛,倒在牛棚铺满杂草的地上,双目圆睁,左前腿和左后腿不翼而飞,翻出已经发黑的肉,牛肚从腹部流出,惹来许多苍蝇,整个牛棚充斥着腐烂的味道。

  “这是家里最后一头牛。”老郑的妻子陈女士又气又恨。她说,近一个月前,家里刚莫名死去一头母牛,没想到现在黄牛也死了,家里十多亩田等着耕,急死人了。

  “要偷就把牛牵走,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老郑则觉得蹊跷,看这情景,凶手不像是“正经偷牛的”,可自己平时没得罪什么人啊。陈女士也连连说,他们平日里拼命干农活,除了亲戚和邻居,很少跟外面人打交道,与村里邻居之间也相处得不错,“这头牛很多人都来借过,借去犁地”。

  疑点2:怎么干的?

  下药还是敲死?

  尽管想不到得罪过谁,但连续没了两头牛,陈女士也猜测“应该是有人盯上了”。“之前那头母牛,死在拴着的树下。我们以为是吃了什么脏东西病死了,没太在意。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显然两头牛都是被人故意害的。”

  凑近细看,黄牛的头上可见几处明显的伤痕。老郑猜测,凶手很可能是先敲中牛的脑部,致其死亡后,再割走了牛腿。

  村民们也认同这种猜测。老郑回忆,他昨晚10点将黄牛关进牛棚,门没有上锁,只在门外的锁上用一根棍子插着。而住在附近的村民们都表示,早上并没有听见母牛的叫声,估计先被敲死的可能性很大。“会敲的往要害部位一敲就死了。”一村民说。

  邦吟村村委会治保主任郑先生说,凶手割走牛腿前,先对牛下了药也说不定,总之,能做到不被人发现,凶手可能比较熟练。

  疑点3:为什么要这么干?

  虐牛还是偷肉?

  老郑摊上这事,大家都很同情。昨日,邦吟村村干部也到现场进行查看,村书记郑先生说,“会将老郑的情况跟镇里反映,将积极配合警方”。

  眼下,被割去的牛腿不知去向,凶手拿去到底作何用,也不得而知。水头镇派出所办案民警梁警官表示,关于凶手目前仍无线索,还需进一步进行排查。

  【老郑的困境】

  家里没钱买牛

  再怎么耕田?

  老郑两口子,都已是半百之年,育有一子四女,两女外嫁,三子女在外打工,家中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母。家里田地全靠老郑夫妇俩耕作。

  他们家种了水稻、地瓜和花生,大多都是自给自足,剩下的卖掉,换取一些生活补贴或购买其他生活用品。

  4个月前,老郑得了腰间盘突出,活儿都落在陈女士一人肩上,靠着两头牛,还能勉强忙得过来,现在两头牛都死了,陈女士只觉得“天塌了下来”。

  “养牛完全是要用来帮忙干农活的,母牛还能产牛奶,平时家里人都喝,现在牛都死了,没有牛犁地,12亩的地可怎么办呢?”

  老郑说,现在家里没有一点积蓄,而买一头小牛不能耕作没用,买成年的能犁地的牛至少得七八千元,自己实在买不起。昨天,从早上到下午,老郑一家人都愁得吃不下饭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