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甬温线动车追尾 > 正文

易宪容:动车事故给中国经济增长模式敲响警钟

2011年07月26日08:32上海商报易宪容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人命关天!“7·23”甬温线特别重大交通事故,不仅造成了巨大人员伤亡,也暴露了中国铁路高速发展所隐藏的严重安全问题。而铁路安全问题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有人也许会说,“7·23”特大铁路交通事故主要是自然天气的原因、是动车系统运行失灵的技术问题、是铁路管理体制没有走上现代化管理的问题煹鹊取2还,在笔者看来,无论是高铁的硬件问题还是软件问题,无论是自然原因还是技术及人为原因,都不是最重要的,更为深层次的原因应该是与近几年来追求经济“超高速”增长的政策价值取向密切相关。

·
·

可以说,近十年来,无论是高速铁路还是国内经济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超高速增长。在很短的时间里,中国的高速铁路得到了超高速发展。中国的高速铁路不仅营运里数、在建里数全球第一,而且旅客的运送量也在前所未有的增长之中。3年的时间里日均旅客发送量增加2.6倍。政府也曾为中国高速铁路这种火箭式的增长而感觉到自豪。但实际上,这种高速铁路超高速增长,却是建立在过度使用资源的基础上的。比如说,资金的过度使用,从而使得铁路部门的资产负债率奇高。如果不是国家作为隐性担保,那么这样的企业或项目能够存续下去是十分令人质疑的。还有,高速铁路各种技术过度使用,尤其是安全保障技术,远远跟不上高速铁路这样超高速发展速度之需要。如果这一切问题都能早有警醒,“7·23”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就能够防范于未然。

对于国内的经济来说,为了达到经济增长的目的,政府不少经济政策同样处于严重地过度使用各种资源的政策价值取向上。比如说,银行信贷资金的增长,1998-2002年5年的信贷增长只有6万多亿元,而2003-2007年的信贷增长就达到14万多亿元,比前5年增长一倍以上。但是2008年后,特别是从2008年11月份到2010年12月份在26个月里,其信贷增长达到19万多亿元,是1998-2002年年均增长的6倍多。这种政府部门、商业银行、企业及个人等都在过度使用现代银行体系与金融市场的路径,表面上是让实体经济快速增长了,但是它不仅制造了世界上空前巨大的房地产泡沫,也给中国金融体系带来巨大的风险(比如过高的通货膨胀、银行体系不良贷款、地方融资平台等)。可以说,当吹大的房地产泡沫破灭时,美国式的次贷危机也就在中国爆发了。

更为严重的是以过度使用信贷资源或银行信贷而吹大的房地产泡沫,不仅给国内金融体系带来巨大的风险,而且还在于过度利用房地产的工具性正在使整个社会的财富分配越来越不公平,形成了越来越让整个社会财富向极少数人快速流动的格局,从而让社会矛盾冲突增加;正在越来越让整个社会的结构固化,从而弱化整个社会下游向上游积极向上的社会发展动力;在于严重侵蚀与改变着整个社会的核心价值,即整个社会都以利益为主导,以赚钱为目的,从而让整个社会失去理想与动力;在于腐蚀着政府与执政党的机体,因为高房价、高标的,从而让许多政府高官在高标的的贪污物前束手就擒。在这种情况下,整个社会的冲突与矛盾四起,社会风险程度越来越高。可以说,如果政府不能够清醒认识到房地产泡沫给中国经济及整个社会所带来的巨大风险,等房地产泡沫破灭,那么它给整个社会带来的严重后果,比这次单个的特别重大交通事故问题要严重得多。

还有,过度的土地开发、过度的矿产资源开采,已经成了各级地方政府保证经济增长的基本法则。从这几年的情况可以看到,哪个地方的土地开发得越是过度、矿产资源开发得越是过度,那么这个地方经济增长就会越快,其政府业绩就会越发显著,这些地方的官员升迁的概率也就越高。这种土地及资源使用,表面上是当地经济增长了,政府业绩上来了,政府官员升迁了,但实际上造成各种不同程度的污染,而且严重超支未来经济发展。

可以说,为了短期的经济增长目标,这种过度使用各种资源、过度使用信贷体系及金融体系、过度开发土地及矿产资源、过度使用现有的技术等发展模式是否能够再持续下去,现在该是要打一个大问号了。因为,这种过度使用各种资源不仅严重超支了未来经济发展,而且也是不可持续的。更为严重的是这种过度使用各种资源的经济增长模式,其经济增长成果并没有让全国人民一起来分享,反倒让绝大多数人承受了更高的经济及社会的风险。

“7·23”甬温线特别重大交通事故仅是一个案例,但是它给中国经济现有的增长模式敲响了警钟。仅是追求速度的经济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它将给整个社会带来巨大的风险。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上海商报)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yapin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