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他们的伤痛谁来担 > 正文

专家称重男轻女观念是部分儿童被拐卖原因

2009年10月30日02:56央视《新闻1+1》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张文娟:

我觉得这里面还涉及两个问题,一个是找到父母的,如果本身父母就是出卖这个孩子的,或者父母本来就不想要这个孩子的,本来就有严重的问题的,那这个孩子是不是一定要回到父母那儿去。这个可能现在根据有关的制度,我觉得也应该有一个追踪。如果说父母是严重不称职,是出卖孩子的,那可能需要有一个剥夺监护程序,重新来寻找合适的家庭。

还有一部分,就是刚才您提到的,如果找不到的话,怎么办?现在一般是把孩子放在福利机构,由福利机构来代养,这个期间在慢慢寻找父母,如果找找父母再回到家庭,找不到父母,现在就存在一个立法的问题,就是可能有些孩子长期都在等待中。

回到了你刚才说的问题,实际上解救了,因为儿童在成长期间,他需要一个安全的、依赖的环境,这样孩子是长期处在一个监护待定的状态。现在如果下一步往下走的话,从立法的健全来说,我觉得我们可以参考,比如说弃婴的这个程序,应该有一个宣告监护结束的这样一个程序。这样进入到国家监护才可以为他(提供保护),就是由社会福利机构为他寻找新的家庭,进入到新的家庭监护里面。

主持人:

张主任,你看被拐卖的儿童有些是被买的,为什么被买呢?是因为这个家庭里面缺孩子,或者特别缺男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这样的家庭,是这样买来的孩子视如己出,而又被公安部门解救了,他们被解救以后,会进到福利院,对孩子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选择?

张文娟:

这里也有这种说法,有的说为什么不让这个家庭继续抚养这个孩子呢?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本来这个孩子进入到这个家庭,他是靠一个违法的关系进入的。我觉得从儿童最大利益的角度,可以选择将来再让这个孩子暂时由这个家庭代养,但是必须经过一个程序,也就是解救之后,应该是先宣布到福利机构代养,然后福利机构再寻找寄养家庭。寻找寄养家庭的时候,可能因为这个家庭原来跟这个孩子建立了一定的关系,可以由这个家庭来寄养这个孩子。

为什么要经过这样一个程序?就不能让一些家庭意味着说,只要我买了孩子,我对他好,我就还可以一直拥有这个孩子。这样其实对打击贩卖,对打击收买是不利的,所以必须要经过这个程序,然后说这个孩子是违法的,这已经被解救了,他属于现在由国家暂时监护。只不过考虑到儿童最大利益的保护,你跟他建立了稳定的关系,我要再重新给他寻找家庭,可能他也是陌生的,所以先由你来代养,我觉得这个是可能的。

主持人:

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个两难的处境,因为不管对买孩子家庭,还是对孩子来说,下一步怎么走都很难。

张文娟:

对。一个是预防的问题,再一个就是及时解救,不至于让这个孩子跟这个家庭建立一个长期的稳定关系,跟原来的家庭长期隔离。这样的话,即使他再回到这个家庭,我觉得这些个孩子也需要一个心理的康复,否则的话,他跟原来的亲生父母可能不能建立起很亲密的这种感情关系,会影响他一生的幸福。

主持人:

卖孩子,是因为有一个买孩子的市场,那么在2007年的时候,我们的记者曾经对这个买孩子的市场做过一个调查,我们来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这个编号为15号的孩子,当年是被一个叫胡海平的人贩子同东莞拐卖到潮州的,当年许多失踪男童就是经她的手被卖到了潮汕的农村。

记者(柴静):

如果在这个村庄里面,大家都知道这家的孩子是买来的,是拐卖的,这家人会受到指责吗?

胡海平(服刑人员 拐卖儿童罪):

不会。

记者:

他会觉得羞耻吗?

胡海平:

不会。有什么羞耻,家里没儿子就买一个儿子的,家里多一个人,不会的。

解说:

两年前,胡海平在狱方的感召下,曾主动回忆出两个新的买方线索。然而警方去解救孩子时,这家的男主人恰好去逝,买来的孩子正披麻带孝。为了避免刺激孩子激发群体事件,警方放弃了行动。而当记者再去的时候,发现已经人去楼空,而且大多数的村民都仿佛在捍卫着一个共同的秘密,对所有外来者说“不知道”。

村民:

不知道。

村民:

不知道。

解说:

记者几经周折,在当地的祠堂找到了一个德高望重的族长。和胡海平一样,这位族长也认为,谁家买个儿子是很正常的事。

广东汕头市贵屿镇莲堤村 族长:

可以,我们这里可以的,没有男孩就不行。

记者:

怎么不行啊?

广东汕头市贵屿镇莲堤村 族长:

没有后代啊。

记者:

女孩也是后代啊。

广东汕头市贵屿镇莲堤村 族长:

你要嫁出去,怎么能说是后代呢,你不生男孩,没有人叫你去计划生育,你生十个八个都不去管你,没有后代(难道就叫你)死掉啊。

记者:

几十年之前,中国人可能是这么想的,现在还这么想吗?

广东汕头市贵屿镇莲堤村 族长:

几千年的事,不是几十年啊。

记者:

您觉得改不了了?

广东汕头市贵屿镇莲堤村 族长:

改不了,传统下去是改不了。

解说:

在那次采访中,记者见到了唯一一个被拐的男孩和他的姐姐。

被拐儿童:

我被别人卖了,不知道在哪个地方,被一个人骗买东西的,他说他被抱来的时候很生气。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