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他们的伤痛谁来担 > 正文

两贵州男孩被拐到泉州18年后 千里寻回亲人

2011年08月09日07:56东南早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两贵州男孩被拐到泉州18年后 千里寻回亲人

一别十八载,周冬平(右)终于见到亲哥哥。

“哥!我们回来了……”日前,被拐卖了整整18年的周冬平扑倒在哥哥周杨怀里(见图),这是他们兄弟18年来第一次团圆。与此同时,和周冬平一起被拐的王伟伟也见到了自己的亲人。昨天,CCTV《今日说法》栏目关注了这两个执著寻亲的贵州小伙。18年前,两个小伙伴因为一袋橘子皮被拐卖到泉州……

回想起弟弟当年失踪的情形,周杨懊悔地说,当年如果能帮完成捡橘子皮晾干的任务,弟弟可能就不会被拐了。

1994年12月的一天,贵州习水县温水镇。刚上一年级的周冬平接到班主任下达的勤工俭学任务:每人捡3斤橘子皮晾干后上交。7岁的周冬平将自己和同班好友王伟伟的任务全“布置”给年迈的奶奶。奶奶收了橘子皮晾干后,并没过秤称,就交给周冬平。班主任老师将两人的橘子皮一称,发现总共才4斤。当天没有完成任务的,除他们外,还有另外一名女同学,3人被班主任处罚站在教室外反省。

3个小孩悄悄跑到操场上玩。这时,两名30多岁的男子说要带他们到镇上买玩具买好吃的。就这样,三个小孩跟着两名男子走出校园,小女孩随后被喊回家,两个小男孩却从此失踪。

·
·

A

事发橘子皮缺斤两被罚站教室外

两家人发动所有亲戚朋友、学校教职员工将温水镇翻了个遍,都没发现孩子的下落。目睹家人每天以泪洗面,年仅9岁的周杨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把弟弟找回来。

周、王两家人先后前往天津、河南、福建等地找孩子,一次次带着希望而去,一次次带着失望而归。

由于寻亲,家里的经济垮了。2009年,已经25岁的周杨向父亲建议到贵阳火车站附近开间小餐馆,一边赚钱一边找弟弟。

2009年的一天,小餐馆走进一位新疆客人黄正强。他正好认识“宝贝回家网”的网友,在黄正强的帮助下,寻找周冬平王伟伟的信息上网了。

B

寻亲火车站开小店贵州迎“贵人”

而在另一个地方,也在上演一场伙伴意外重逢的悲喜剧。当年,周冬平和王伟伟一起被人贩子拐卖至福建泉州市。两个小伙伴举目无亲,相依为命。凭借依稀记忆,他们知道自己来自一个叫“温水”的地方。

可惜没过多久,周冬平又被养父转卖至莆田市,从此两个不幸的小伙伴断了联系。周冬平好几次偷坐渡船准备到泉州找王伟伟,都没能成功。

一切的转机来自三年前。因为双方的养父母是亲戚关系,周冬平在一次酒席上无意中遇见了王伟伟。见面那一刻,两人都掉下了眼泪,已经长大成人的小伙子筹划着寻找离散多年的亲生父母。

C

曲折三年前亲戚酒席两小伙意外重逢

今年7月8日,周冬平想起记忆中自己的名字叫“周冬平”,于是在百度搜索里输入自己的名字,一条来自“宝贝回家”网“寻找1986年出生 1994年失踪贵州省习水县温水镇第二小学操场周冬平(男)”的帖子让他激动得跳了起来。

帖子详细说明了失踪小孩外号三角眼、黄糕粑,因没有完成勤工俭学任务,被老师赶出教室之后失踪……

看了这些信息,周冬平脑海里想起了儿时情形,很多内容与自己模糊的记忆相近,回家的曙光在他眼前闪耀。

当晚,周冬平加入宝贝回家QQ群,希望联系上发帖人和失踪孩子家庭的父母。在线兰州网友小娜娜,立即发动宝贝回家志愿者寻找发帖人,并很快找到了黄正强。

7月12日当晚,经多方努力,周冬平与哥哥周杨在QQ视频见面了!

D

惊喜:“周冬平”三个字 网上搜到寻亲信息

今年7月8日,周冬平想起记忆中自己的名字叫“周冬平”,于是在百度搜索里输入自己的名字,一条来自“宝贝回家”网“寻找1986年出生 1994年失踪贵州省习水县温水镇第二小学操场周冬平(男)”的帖子让他激动得跳了起来。

帖子详细说明了失踪小孩外号三角眼、黄糕粑,因没有完成勤工俭学任务,被老师赶出教室之后失踪……

看了这些信息,周冬平脑海里想起了儿时情形,很多内容与自己模糊的记忆相近,回家的曙光在他眼前闪耀。

当晚,周冬平加入宝贝回家QQ群,希望联系上发帖人和失踪孩子家庭的父母。在线兰州网友小娜娜,立即发动宝贝回家志愿者寻找发帖人,并很快找到了黄正强。

7月12日当晚,经多方努力,周冬平与哥哥周杨在QQ视频见面了!

泉州公安帮检测他们踏上回家路

随后,周冬平在泉州市公安局的帮助下,做DNA检测比对,结果证实,周冬平和周杨正是亲兄弟。同时,一起失踪的王伟伟也通过检测,确认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7月18日晚7点40分,周杨早早赶到贵阳龙洞堡机场守候。“心情很激动,希望第一眼就能认出他来……”在出站口,周杨两眼紧紧盯着出站口,双手插在牛仔裤包里,极力控制激动的内心,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

10分钟左右,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了,站在出站口的周杨跑了过去,紧紧搂住弟弟周冬平和王伟伟,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时间仿佛被瞬间定格住。

当晚,周冬平赶到贵阳火车站飞机坝见到亲生父亲。平日里话很少的老父亲不停地说:“是我的娃、是我的娃……”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