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 > 新闻频道 > 围观归真堂 > 正文

贺海仁:应当审视活熊取胆本身是否合法

2012年02月20日16:58腾讯绿色[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绿色编者按】近日,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谋求创业板上市一事再次引起社会关注。继它基金联合72名人致信证监会反对归真堂上市后,2月19日下午,它基金在北京梅地亚中心举办了“人工熊胆,路在何方?”主题研讨会。以下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贺海仁先生在会上的发言。

贺海仁:应当审视活熊取胆本身是否合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贺海仁

  需要加强对两保护法的结束工作

  刚才安律师谈的是上市过程中的具体行为是否合法,我想就活熊取胆行为这样一个事件、一个整体行为是否合法谈一下意见。归真堂在多个场合中谈到自己的活熊取胆行为是合法的,公众认为在一个活体上取胆不道德,这进入一个公共讨论的合理性的话题。对此公众已经说了很多很多话,就我的感想而言,一想到活熊取胆就感觉痛。熊无法说话,它们无法告诉我们它们痛与不痛,但是我感觉痛了,我痛故熊痛。这样就有人提到我爽故熊爽。法律意义上的合法性具有独特的视角和话语表达方式,在我看来活熊取胆的技术问题归根到底要取决于活熊取胆本身的合法性问题。我们要审视活熊取胆本身是否合法。

·
·

  大家知道当前没有一个完整的动物保护法,这多少令人遗撼,索兴的是1989年3月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以及1992年3月实施的陆生野生动物保护条例。黑熊是野生动物,它应该是受保护的对象。在这方面需要更多人加入到对这两部法的解释性工作中来,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

  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要服从保护的目标 不应出售和收购黑熊

  大家知道汉语“保护”的词义是尽力照顾,使自己或者他人的自身权益不受损害。野生动物保护法不仅在名称上提示了保护野生动物的性质,在立法宗旨和目的上也指向保护野生动物,这肯定是一目了然、无可争议的。但是在这部法律同时出现了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的词语表达。在保护和合理利用的正确关系中,保护是前提和目的,合理利用是方法和手段,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要服从保护的目标。我们看被保护的野生动物在这个法律中分为四个,第一,珍贵的野生动物,第二,濒危的野生动物,第三,有益的野生动物,第四,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国家对针对濒危的野生动物实行的是重点保护,并不是所有野生动物都受重点保护。国家重点保护的也动物分为一级、二级,黑熊归为二级。

  受保护并不排除合理利用,这就要结合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意图来考量。但经常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僵局。该法规定禁止出售收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产品,这是一个禁止性规范。经科学研究,驯养繁殖展览等特殊情况,需要出售收购一级保护动物,需经国家标准。需要出售收购二级保护动物的需经有关部门批准。按照这样的理解,包括黑熊在内的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的任何部门及其野生动物都不能出售和收购。但是我们看到法律的禁止性规范不是绝对的,它同时规定了法律的例外情况,科学研究、驯养繁殖、展览等特殊情况是除外的,产生的经济效益全部用于保护野生动物。所以我觉得合理利用或者开发利用,这应该有了比较确切的含义。合理利用在法律上又分为经营性利用和非经营性利用,前者是交易性行为,与后者非交易性行为有本质区别。科学研究、驯养繁殖、展览不是交易性行为。经营利用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产品应当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授权单位应该在核定的年度利用限额指标内从事经营利用活动。这里出现了经营利用的字样,经营利用野生动物的范围仅仅限于国家非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而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则不在经营利用的范围之内。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条例有明确规定,禁止在集贸市场出售收购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产品。因此立法虽然允许某些野生动物及其产品进入市场,但并非所有野生动物及产品都可以作为市场交易的对象。

相关专题:

围观归真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ancl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