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 > 新闻频道 > 围观归真堂 > 正文

贺海仁:应当审视活熊取胆本身是否合法

2012年02月20日16:58腾讯绿色[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公民有义务保护野生动物 有权举报侵占野生动物的行为

  我们不仅需要检讨归真堂本身的合法性,还要检讨国家林业局公布法律的完整性。在我国违法情况并不是少数情况,可以分为两种情况。在具体个案中,规章与法章相冲突时,可以报请国务院。从法律解释的情况,对暂行规定做了上述解释,但我仍然需要呼吁,国务院依据法律规定的程序对该暂行规定在开启合法性审查程序的时候进行有效解释。合法性在我国实际是宪法规定第五条明确规定的规则,不仅适应所有立法权,具有立法解释权的机关,也适用于法律执行机关,包括中国证监会在内的法律机构,不仅要以公司法作为规定归真堂是否能够上市,自然包括动物保护法和陆生野生动物保护条例。我们上市条例中规定,所有上市公司不得违反法律和法规的规定,那么这一点法律和法规不仅仅是指公司法的规定,也指相应其他的法律法规。2004年野生动物保护法做出一个规定,这个法律不应当忽视,这个法律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我们国家在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值得一提的是该法第五条有这样一条规定,赋予了公民有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的义务,有权对侵占野生动物的行为进行举报。我们今天的研讨,包括很多志愿者所采取的行动,我不认为它是一种有非法阴谋的行为,相反作为公民和法人的义务,它是一个法律责任,应当负起。向有关部门提出控告也是他的权利。我当然希望可以采取包括公益诉讼制止正在发生的侵犯公共利益的行为。

  修正野生动物保护法正当其时

  最后我想说一下,野生动物保护法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法律,相反实际在很多方面都值得检讨和商榷。比如在保护和重点保护的立法目的之下,确实忍不住开了一个合理利用和开发利用的口子,本来合理利用表达和保护我认为会发生一种潜在的矛盾,那么多多少少透露出功利主义的色彩,而开发利用更加凸显商业气息,我想一部被商业气息包围的动物保护法将会扭曲它的立法初衷。在缺乏统一解释的情况下,很容易混淆有利的有害的动物保护行为。在公众环保意识不断提升的今天,制订动物保护法固然非常重要,但已经实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今天必要的修正也正当其时。

  我以上对规章的合法性,以及对活熊取胆本身的合法性提出质疑,以及对现行的法律制度进行审查,从而从根本上取缔活熊取胆的合法性。这就是我谈到的基本观点。

  要求国家公开归真堂相关信息

  另外我想借这个机会,宣布一个事。因为我作为法学所的研究员,我们在去年12月,我们向福建省林业厅提出一个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内容是什么呢?要求依法公开贵省范围内黑熊养殖的数量、种类、健康状况等信息,公开福建归真堂取得驯养繁殖许可证的初始时间,以及对该许可证的审批及历年检查监督的情况。同时要求公开归真堂黑熊养殖是否符合黑熊养殖利用技术管理暂行规定。这些之所以能够向他提出来,是因为按照法律规定,他是主管部门,他有监督检查管理的职责和义务。这个申请书发出之后,在去年1月18号福建省林业厅做了一个答复意见,他重点谈到说,对我们所提出的申请他认为因养殖厂地点,黑熊数量规模等信息涉及第三方权益,当然这个也包括归真堂。在征求各黑熊养殖单位的意见后,相关单位答复均不同意公开,这当然也包括归真堂。针对福建省林业厅的这个答复,我们在今年2月14号依法法院规定的程序,向国家林业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书,我相信国家林业局会依照法律规定予以答复。谢谢。

(腾讯绿色)

相关专题:

围观归真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ancl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