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 > 新闻频道 > 围观归真堂 > 正文

南周:多少养熊场布中国,多少熊胆药行人间

2012年02月21日17:03南方周末[微博]何海宁我要评论(0)
字号:T|T

据亚洲动物基金调查,保守估计全国共有11个省份存在约97个养熊场(存栏量10头以上),其中吉林省有34个,占近1/3。已批复的含熊胆药品共有240个,厂家191家,分布在全国27个省份,但药品种类却是寥寥无几,而疑似未经批准的含熊胆制品多达92种。

南周:多少养熊场布中国,多少熊胆药行人间

数据来源:亚洲动物基金 (肖遥/图)

南周:多少养熊场布中国,多少熊胆药行人间

数据来源:亚洲动物基金 (肖遥/图)

中国尚存多少活熊取胆场(下称养熊场)?集中分布在哪些省份?生产熊胆制品的药厂又有几多?是否都经过国家药监局批准?

最近活熊取胆争议再次热闹起来,一张长期被忽视的养熊场分布图浮出水面。这张由亚洲动物基金耗时4年、并保持动态更新的地图,详细记录了各个省份养熊场的分布,甚至细化到具体养熊场的名称以及详细地址。“我们的目标是要消灭所有的养熊场。”张小海说。他是亚洲动物基金中国区对外事务总监。这家总部设在香港的动物福利慈善机构成立于1998年,致力于救助黑熊,它的机构标识便是一头亚洲黑熊——中国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

·
·

截至2010年5月,在分布图上,全国仍有11个省份存在约97个养熊场。其中吉林省有34个,占近1/3。“吉林省养熊规模比较大,背后支撑着一个非常大的走私市场。”张小海介绍说,韩国是熊胆制品的销售大国,每逢旅游旺季,会有很多韩国人过来购买,几乎所有的养熊场都有朝鲜语介绍,“养熊场有一个像电影院的地方,一排排红沙发,会讲朝鲜语的人介绍说熊胆怎么怎么好。”

“活熊取胆主要分布在东三省、四川和云南。”亚洲动物基金工作人员徐小姐说。这5省共计87个养熊场,“四川的比较好,基本上是无管取胆。有管取胆和‘铁马甲’主要存在于东三省。”

活熊取胆在中国始于1980年代中期,手段野蛮残忍,活熊被禁闭在狭小的铁笼里,导管活生生地插入熊的胆囊,为防止自残,它还被穿上“铁马甲”,甚至被剁掉双掌。

1988年《野生动物保护法》发布后,黑熊、棕熊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后来颁布的《黑熊养殖利用技术管理暂行规定》,要求“养熊取胆”做到卫生、无痛操作,这就是所谓的“无管取胆”。

而自1992年以后,国家对商业性出口含熊胆制品的申请一律不予批准,也未再批准新建养熊场。

然而,主管的林业部门一直没有公布养熊场的详细目录。亚洲动物基金获得的“最新”数据已是在2006年。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在召开的一场新闻发布会公布,中国养熊场已由1980年代初的480多家下降至68家。此后再无信息公布。

这与亚洲动物基金的数据大相径庭。张小海相信自己的数据绝大多数是准确的。徐小姐说:“97家已经是比较保守的数据了,这主要是存栏量10头以上的养熊场。有很多养几头熊的散户隐蔽性很强,很难发现。”“数据虽然不同,但有一个共性:这个行业规模不大,一年也只有三十多吨产品。所以,淘汰养熊业代价很小,收益很大。”张小海说。

一个遮遮掩掩的行业,市场注定是良莠不齐。亚洲动物基金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一些合法养熊场并没有完全守法。熊被禁锢在铁笼里,戴上“铁马甲”的情况并不少见。

而且,由于没有官方数据支持,亚洲动物基金无法进一步考证养熊场非法与否,对于行业趋势,也只能通过考察推算。“养熊场是否在递减不好说,但就存栏量来讲,2006年是7002头,现在至少在1万头以上。”徐小姐说,“这还是保守数据。”

这张分布图的制作,也是肇始于上述2006年的林业局新闻发布会。张小海感到无法获得自己需要的数据:“到底是谁在办养熊场?谁在用熊胆制品?我们得不到,只能自己调查。”

一开始只能从互联网上寻找。许多养熊场为打开销路,在网络上发布信息,留下联系电话。亚洲动物基金也在官网上发布信息,希望各地的支持者能提供信息,寻找隐蔽的养熊场。

为了确保数据准确,除了个别养熊场是当地支持者探访、反馈信息之外,大部分是由亚洲动物基金工作人员去暗访验证。

有一家养熊场在吉林省延吉市,徐小姐去了4趟。“熊场大概有四五十头熊,是附近散户集中在一起养的。”她回忆道,“他们很谨慎,每次去都要盘问十多分钟,确认不是记者、做动物保护的。我是以旅游的身份,但是只要拿出相机,就会被勒令拿回去。”

被盘查、呵斥是家常便饭。在很多养熊场中,工作人员都无法偷偷查看到相关的营业执照,“养熊场的警惕感让人很紧张。”徐小姐说。

上述这家养熊场曾被媒体曝光过,但据徐小姐介绍,至今仍在经营,而且存栏量在增加。

张小海总结出熊胆制品的3个去向:第一是非法走私出口,第二是用作礼品,第三是作为药品。这最后一种用途为公众所熟知,但却出乎他的意料。

亚洲动物基金在成都曾做过一次调查,一家药店一个月实际上只卖出几百元的熊胆制品,相当于只有一两盒,“这说明普通人平时是不买的。”张小海说,“最主要是医生开药。”

亚洲动物基金在国家药监局的数据库中查到,已批复的含熊胆药品共有240个,厂家191家,分布在全国27个省份,但药品种类却是寥寥无几,主要是熊胆粉、熊胆丸。后来他们又找到一些保健品,“这是国家没有批文的,属于违法违规的。”令张小海啼笑皆非的是,连熊胆面膜、熊胆牙膏都有。最终他们发现疑似未经国家批准的含熊胆制品多达92种,亦分布在全国多个省份。“看得出熊胆药品不是非用不可的药,而且,国家已经有批复熊胆替代药品,这证明熊胆药品并不是不能替代的。”张小海说。

这张分布图是在一次会议之后最终形成的。2009年底,亚洲动物基金联系18个没有活熊取胆省份的动物保护协会负责人召开座谈会,承诺严格监管这个行业。为避免压力,分布图突出了无活熊取胆省份,成了一张“无活熊取胆养殖场”的地图。

令张小海欣慰的是,去年,山东省关闭了最后一家养熊场,这个“无熊场俱乐部”又多了一名成员,地图上也少了一处黑点。但遗憾的是,这些行业地图更新的速度总是太慢,从2010年5月至今,大半年过去了,几乎再无更新,就亚洲动物基金而言,独力难支的他们,前路还显然漫长。

(南方周末)

相关专题:

围观归真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ancl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