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 > 新闻频道 > 围观归真堂 > 正文

活熊取胆:事实与规范的争论

2012年02月28日15:57闽商网弓少星我要评论(0)
字号:T|T

闽商 弓少星(微博)2月24日,笔者有幸目睹了归真堂现场“活熊取胆”。毫无讳言,当日现场并没有媒体早先报道“悲情”,熊是在进食时被饲养员熟练“偷”走了它的分泌物,而对于亚基金组织怀疑打“麻醉药”一说,笔者仅凭肉眼难判其真。

·
·

上午十时三十分,在当地某酒店如约召开了归真堂媒体座谈会。会上媒体争论焦点仍在“活熊取胆”是否对熊的生理健康和生活习性产生负影响。争来辩去,很多事实仍不得而知。比如,归真堂设立此手术后有没有熊非正常死去?每次取熊胆汁时是否存在透支等慢性伤害黑熊行为?这一切,归真堂仅仅一个“不便透露”便草率打发了群情澎湃的全国媒体。

笔者在此不想谴责归真堂的“活熊取胆”行为,毕竟对于很多迫于历史局限阶段的事实,早已让我们流干了并不富裕的眼泪。但就“归真堂事件”,姑且允许我暂时这么称谓这场风波吧。综观而叙,实质是一个事实与规范的争论。

事实与规范之间的关系是近代西方哲学中极为重要的一个问题。最早明确提出这个问题的是休谟。比方说“归真堂事件”有这两个命题,取熊胆制药救人本义是善的(以目前人类价值观来说),所以熊胆应当造福人类行善,潜台词便是归真堂这样做没有错。从形式上看,前者是一个事实命题,后者是一个规范命题。归真堂整个座谈会都在强调从第一个命题引出后一个命题,并将此视为应对此次上市风波的圭臬,现场媒体一般也都觉得这个推理没有问题,除非你对“取熊胆制药救人本义是善的”这个前提提有异议。但其实,从前一个命题到后一个命题的推论中蕴含着一个小前提:“应当符合人性与科学。”实际上,基督教虽然主张原罪说(即一种性恶说),但这并不妨碍它也主张“人应当行善,遵循自然规律。”这从另一个侧面表明,如果把“取熊胆制药救人本义是善的”看作是一个单纯的事实命题的话,从中是得不出“归真堂这样做没有错”的结论,因为还有一个前提是“应当符合人性与科学。”

试看,归真堂每天都在每头成年熊身上取走大约100—200毫升的胆汁,归真堂这样做的直接动因是抢救那些已奄奄一息的病重患者?还是一种急功近利的企业自身谋利行为?如果真有那么多的危重病人急需熊胆粉给他们带来新生命?那么为何市场上还会出现如此众多的熊胆粉衍生品,比如熊胆酒、熊胆茶之系?

企业谋取正当利益这绝非罪过,但在动物福利时代,万物和谐时代,只是不能容忍单纯追求商业利益而践踏动物权利与自然规律。比如归真堂说每天取100—200毫升的熊胆汁对熊健康并无影响,证据仅仅是企业的自身观察。对于归真堂作为受益方的自身观察,这样的自圆其说是否公正与客观?是否有较权威的科学数据与理论支撑?这些都是有待考证与商榷之处。

最后,活熊取胆的事实已被全国民众所承认,但归真堂关于给自己设立的“活熊取胆规范”是否也能被普遍大众所接受,这还要看事实与规范之间是否有一种必然关系。归真堂自拟的“取熊胆制药救人本义是善的”与“熊胆应当造福人类行善,归真堂这样做没有错”这个事实命题与规范命题之间的关系是否名副其实。

(闽商网)

相关专题:

围观归真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kevinlee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