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 > 新闻频道 > 围观归真堂 > 正文

归真堂上市风波背后A股中的动物生意

2012年03月05日16:55南方周末[微博]王静怡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片仔癀、东阿阿胶、云南白药、同仁堂等公司都需要犀牛角、虎骨、羚羊角、麝香、熊胆、牛黄等取自珍稀动物活体的原材料入药。这些归真堂的“榜样”们,股价、药价一直逆势上涨。

谴责向左,资本向右

片仔癀、东阿阿胶、云南白药、同仁堂等公司都需要犀牛角、虎骨、羚羊角、麝香、熊胆、牛黄等取自珍稀动物活体的原材料入药。这些归真堂的“榜样”们,股价、药价一直逆势上涨。

·
·

由于被指责虐待式“活熊取胆”、从事一门制造痛苦的生意,拟上市融资规模不过数亿元的福建归真堂,正陷入舆论的四面楚歌中。

被众多名人联名抵制、公众在微博上用“滚”字围观之际,2012年2月18日,归真堂宣布,福建“归真堂”黑熊养殖基地将两次向媒体记者和公众开放。邀请函特别强调:“特别欢迎亚洲动物基金及其他动物保护组织派员参与。”

但风波难平,这场上市阻击战依然在发酵,而A股市场中其他从事动物药材生意的公司身影也逐渐进入公众视野。

归真堂上市风波背后A股中的动物生意

福建泉州市惠安县“归真堂”熊场,一头即将被采集胆汁的黑熊,透过笼舍张望着。笼外,许多企业把它当成“摇钱树”。 (贾代腾飞/图)

“特批”的熊场公开

这一次,归真堂显然有备而来。2012年2月22日开放日,两百多名记者首次见证了取胆的全过程。

在归真堂位于福建惠安黄塘镇的养殖基地内,工作人员在引流笼里放入食物,黑熊便“自觉”地趴下进食。工作人员先对黑熊腹部的瘘口消毒,再用一根约15厘米长的引流管挤压瘘口并与胆囊对接好,棕褐色的胆汁便顺着引流管流到杯子里。取胆时间约有15秒,此间黑熊一直看似安静地进食。

“这就是无管引流。”负责归真堂技术管理的总经理陈志鸿说,此前,每头3岁以上,体重超100公斤的黑熊,要先接受一个“人工造瘘”技术——先把胆囊皮从肝脏附近牵拉到腹壁,从胆囊上切下片做成管子,再缝合在腹壁上,造出一个瘘口。“这项技术是我们的专利。”

不过,归真堂的老对手亚洲动物基金并未见证取胆的过程。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张小海和他的同事星夜兼程从北京赶来,却在当天早上被归真堂以“没有事先报名”为由拒之门外。下午归真堂再度邀请时,遭到了亚洲动物基金的拒绝。

对这种在规定区域、规定时间看到的现场,人们依然存疑。在微博上,一位媒体记者冷静地描述所见所闻,认为“没有一点痛苦的样子”,但却遭到了人肉搜索。

专家说明会上,中国药科大学教授周荣汉解释说,从最早的“杀熊取胆”,到有管取胆,再到无管引流,中国取熊胆汁技术已历经三代。“照片(指虐熊取胆)上说的多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刚开始引进时的情况,现在的68家正规熊场都已经没有了。”

记录虐熊画面的《月亮熊》制片人熊君慧并不认同。她举例说,在她和同伴们采访的四家正规熊场中,非法取胆依然存在。“整个行业中小型养殖场和散户占绝大多数,有很多问题,却依然未被追究。”按照国家林业局的规定,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中国的熊场一直不对外公开。正是这种从未接受媒体和公众监督的管理体制,掩盖了许多问题。

归真堂副董事长蔡资团称,这次活动是黑熊养殖场20年来首次对公众大规模开放,而这正是经国家林业局特报批准。

前来参观的深圳鼎诺投资公司投资人周晚云证实了这样的说法。他此前一直投资以熊胆粉为原料的上市企业上海凯宝,却一直未有机会见证熊胆的取胆过程。

《证券时报》公布的调查显示,在动物保护主义的压力下,以基金为代表的专业机构也表示将对归真堂不买账。在接受访问的43家基金公司的投研人员中,逾半数认为归真堂不应上市;如果归真堂顺利过会发行,近八成明确表示不会参与询价。

资本跟着政策走

“大众意见或会是监管层考虑的参考因素,但能否上市,主要是国家政策支不支持这个行业发展,要跟着国家产业政策走。”周晚云说。

资本市场的表现证实了周的判断。当归真堂被公众抛弃时,整个2012年2月份,以熊胆粉为主要原料生产药品的上海凯宝股价却不跌反涨,升了17%。而同样在A股市场上涉及熊胆的云南白药和吉林敖东,连续几日股价也是节节攀升。

“上市应该审查的是合法合规,道德的力量应该通过市场来选择。”福建归真堂药业董事张志鋆说,“中医药行业和资本市场相结合,是大势所趋的事。”他当时投资归真堂,正是看中中医药行业的成长性投资价值。

“这是因为动物类中药材,资源越来越稀缺,同时又受国家政策保护,价格高、表现好。”中投顾问行业研究员郭凡礼说。

在A股市场,像归真堂这样使用动物类中药材的公司还有很多。片仔癀、东阿阿胶、云南白药、同仁堂等公司的不少药物,都需要犀牛角、虎骨、羚羊角、麝香、熊胆、牛黄等取自珍稀动物活体的原材料。

“如果说活熊取胆伤害的是熊的肉体,那么被割取生殖腺的麝,被剥夺的则是性权利。”有网友评论说。

片仔癀证券代表陈海建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辩称,取麝香与取熊胆不同,“麝的香囊长在体外肚脐眼处,春秋季发情期会自然张开,对其取用不会造成痛苦。”

但陈海建承认,虽然公司在四川等地人工饲养了一千多只麝,但所产的天然麝香供给仍严重不足。“我们正在增加人工养麝基地。”作为中国仅有的两大绝密中药(另一个是云南白药)之一,片仔癀的原料完全依赖国家配额的麝香。而根据全国核查的库存量,现有天然麝香库存将在2015年核销完毕。

这正是这几年动物药材逆市涨价的主要原因。2011年片仔癀两度发布涨价公告,内销价格每粒上调40元人民币,外销价格每粒平均上调6美元。毛利率一度达到70%。

而以驴皮为原料的东阿阿胶则可用“疯狂”形容,数据显示,从2004年起,该公司就每年提一次价。2004年,出厂价不到每公斤158元,到2012年初再次提价后,已攀至1049元,8年间涨了将近6倍。

“滋补养生市场需求扩大,产品供不应求是价格走高的主要原因,其次是原料稀缺。”东阿阿胶回复南方周末称,“截止2011年12月,公司已经投入数亿元,建立了17个养驴基地,但供应情况仍然严峻。”

归真堂一直将亚洲动物基金的质疑视为西方“移花接木”的资本阴谋。“我问你网上发布的虐熊照片,哪张是归真堂的?”张志鋆反问说。

“它背后真正的目的是中国巨大的医药市场。中国的肝病人群很大,这中间巨大的经济利益不言而喻。”归真堂副董事长蔡资团暗示,亚洲动物基金接受了来自国外生产熊去氧胆酸的药企资金,连续4年没有公布财务数据。但张小海予以否认,并称财务报告将依法公开。

高端生意:不必要的残忍

动物类药材已成为高端消费的奢侈品。

横跨补血、滋补、美容三大领域的阿胶块,2010年至今已5次提价,2011年1月的提价幅度甚至高达60%。

这是东阿阿胶刻意为之的结果。分析人士说,东阿阿胶原来拥有覆盖广大农村的30万家药店,现在却退缩至以城市为主的3.8万家药店,正是面向高消费能力的城市人群。

“片仔癀的市场表现,同样是走高端路线。”这位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片仔癀近年来自建团队,实行VIP会员制度以出厂价直销,直接导致供不应求。

归真堂同样如此。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官网的信息显示,2007年开始,归真堂就表示要在全国建立3000-4000家“熊胆馆”。归真堂招商表中,一家省级馆的投资金额约为50万元,市级馆30万元,县级馆20万元。“金胆上品,养生臻品”。归真堂的宣传说。

“它一直在打(保健品的)擦边球。”张小海指责说,归真堂熊胆药品的使用早已超出了“治病”范畴。“它最主要的消费渠道是高档礼盒,以及日用保健品等,医院的销路只占很小一部分。”

“我们投资就是看中它的礼品馈赠市场。”张志鋆承认。归真堂的熊胆粉是国家批准的OTC药物,任何人都可以购买。“作为礼品销售,本身并不违法。”

“这是不必要的残忍。”动物保护组织谴责说。2003年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学技术研究基金项目编撰的《中国药用濒危野生物种保护战略研究》部分支持这样的质疑。“发展养熊业的初衷是为了解决医药用熊胆供应的严重不足,为治病救人还能获得国内外各界的理解和认同。但现在非医药使用熊胆粉的现象却有扩大的趋势。”除了熊胆茶、熊胆牙膏、熊胆口服液、熊胆饮料,甚至有花露水、洗面奶和洗发液。

“中药有用,还要存在,但是应当合理、合法地、可持续地利用濒危物种。”中国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孟智斌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野生动物资源已经逐步枯竭。”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主任蒋尔国说。2010年版药典明确不再新增加濒危野生动物药材资源,并且从标准上积极引导人工种养殖,如体外牛黄、人工麝香、人工虎骨等替代品用于药材。“政府应当对部分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在保护同时,支持企业进行家养化人工养殖。”

但“人工养殖未必就能完全避免野生杀戮,因为一些迷信野生的人还是会愿意花高价消费野生动物”,孟智斌说。

《中国药用濒危野生物种保护战略研究》早已警告:“必须由卫生部、国家林业局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明确规定……不能用于药用目的以外的任何使用方式,从根本上杜绝滥用。”

(南方周末)

相关专题:

围观归真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ancl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