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 > 教育频道 > 全国教育 > 正文

原人大校长:市长市委书记孩子几乎不上职业院校

2013年04月15日07:06中国青年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盲目追求升格与高学历将把职教带入歧途

“我们在梳理国家财政、人社与户籍等对职教不公的政策制度过程中,更要深刻检讨职教一些自轻自贱的地方。”纪宝成如是说。

比如,国内高等职业学校普遍存在“招不到学生,国家就不给钱”,招生服务于计划而非服务于质量的现象令人堪忧。有的高等职业学校降到总分100分、80分录满为止,这意味着,高考5门课程平均每门成绩20~30分的学生都可以上大专。一大批低线录取的学生进入高等职业学校后,跟不上学习进度,3年之后又不得不降低人才培养标准给予毕业。

国际上任何一种教育模式要么是“严进宽出”,要么是“宽进严出”,从来没有中国高等职业学校这种招生不设门槛,毕业不讲标准的“宽进宽出”现象。这种人才培养方式只会让社会越来越看低职教。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把职教“突围”的出路寄托在升格与学历上升方面,且升格动力越来越强劲。纪宝成表示:“把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理解为一场职校升格运动的话,将把职教带入歧途。世界上没有哪所小学办得好就办初中,哪所高中办得好就办大学的。”

况且,国内法律界定高等职业教育为大专层次,大部分高等职业学校是在高等教育大众化初期由中专升格为大专的,现在不可能像1999年开始的大学扩招10年那样,平均每3天诞生一所高等学校。至于职业院校是三年制、四年制或五年制,社会并不怎么关心,而是关心职教培养的人才质量。

职教就是就业教育,要升学去接受普通教育,职业院校要各安其位,各尽其责,学生个体的学历上升通道保持畅通,前提是需要付出努力与代价。比如,高等职业学校毕业生可以进入本科院校就读,前提是必须通过语文、数学、外语等基础课的考试。

“现在诱导职教升格的动力一方面是社会评价机制不公平,另一方面是官本位的非教育政策因素在推动。中职变高职,行政级别由正处级变副厅级;高职升本科,行政级别由副厅级变正厅级,地方可以安排不少领导干部。”说起这些,纪宝成痛心疾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