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指控遭诈骗 男子称两人是同志自己被包养

老伯指控遭诈骗 男子称两人是同志自己被包养

小燕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展示高锐写给她丈夫的信

□见习记者杨小波

70多岁的福州某公立医院男医生高锐,陆续给了27岁的男子李振40万元。老医生说是被骗了,年轻男子则说他和医生是被包养与包养的关系。

上周,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诈骗案,检察官指控李振以各种名义,分三次骗了某公立医院主任医生高锐40万元,涉嫌诈骗罪。

被告人李振则坚决否认,“我本来没钱,他为什么要给我钱,是他把钱给了我,关我什么事,包养情人也要花钱,除了我,他另外还有情人。我无罪。”

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还当庭念了一段医生写给被告人的信加以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大意如下:请我们共同呵护和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迟到的爱情,要心心相印,一起度过幸福,一起度过困难。

李振被指控三次骗了40万

庭审中,检察官指控李振分三次骗了高锐40万元,涉嫌诈骗。

检察官:第一次,李振向高锐称,买车的20万元已经投资到灯具厂,对方给你20万,是拿来买车的,而你却向受害者称,投资到了周边县一个灯具厂,这不是骗?

李振:这哪是骗?他给了我20万元买车,这20万元就是我的了,我想怎么处置,是我的权利。对于这20万元,李振向警方供述,他把这个钱拿去赌博赌输了。检察官:第二次,李振又向高锐要8万元投资赌场。

李振:把钱投资了茶具店,茶具店就是赌场,因为茶具店有麻将桌。

法官则要求李振提供投资合同,并说出老板的名字、电话,但李振在庭上说话支吾,一时也没说出个啥。检察官:第三次,李振向高锐称,他赌博输了,借了高利贷,如果不还会有麻烦,高锐又借了12万元给他。法官要李振提供放高利贷者的名字、电话,李振还是说不出。

检方随后提供了一份电话录音。录音显示,电话中,高锐向李振要钱,要李振返还从他那里拿走的钱,李振之前许诺什么时候要钱都随时给。他要李振还40万元,拿不出也可以打个借条。但李振在电话里不太搭理高锐。

辩护律师:两人是“同志”关系

在庭上,辩护律师向法官出示了一封书信,并当庭念了一段,由于信里太露骨,律师向法官称,只念了适合念的一段。大意如下:请我们共同呵护和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迟到的爱情,要心心相印,一起度过幸福,一起度过困难。

站在被告人席上的李振则要求律师全念,法官没有答应。律师认为:信中显示,两人关系亲密,是“同志”关系。

对于检察官指控他当事人诈骗,律师辩护称,高锐给他当事人20万元买车,由于他当事人赌博输了,才后来称投资了灯具厂。而还高利贷12万元,也是给高锐说清楚了,这两笔不涉嫌诈骗。

庭审结尾,检察官认为李振涉嫌诈骗,向法官提出对李振量刑建议6-8年。站在被告人席上的李振情绪激动。“他毁了我。”李振愤怒地称,“我本来没钱,他为什么要给我钱,是他把钱给了我,关我什么事,别人包养情人也要花钱,他另外还有情人。我无罪。”

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律师:诈骗和是否包养没关系

福建吴浩沛律师事务所律师肖娟接受东南快报(微博)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包养情人情况中,如果明知对方结婚,还和对方在一起,在包养期间,小三从男方手里得到的钱物,一旦男方起诉要回,小三得到的钱物得不到法律保护。小三如果骗取男方钱财,还会涉嫌构成诈骗罪。

肖娟称,诈骗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通常认为该罪的基本构成为:行为人以不法所有为目的实施欺诈行为→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被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失。

肖娟认为,不管包养男的还是女的,有没有感情,只要是小三,法律是不会保护小三的财产,只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那么就构成诈骗罪,不管是否存在包养情况。

性学专家李银河:大城市会容纳更多同性恋者

对于同性恋现象,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著名性学家李银河教授接受东南快报(微博)记者采访时称,东南沿海自古有男(南)风传统。而且有研究表明,大城市会容纳更多的同性恋者,边远地区的“同志”因为所在地区,交往不便,更容易感到家里、周边环境的压力,跑到城市来,但来到城市,他们在和城里“同志”交往中,由于职业,金钱,知识的差异,往往也处于不利地位。对于农村和边远地区的“同志”,他们的命运往往很惨。

李银河说,关于同性恋,世界上就存在这么一群人,占人类人口百分之四。你不能去解释为什么这样,就像天生存在左撇子一样,这没法解释。除了性趋向,同性恋是和我们一样的。而且还有人曾专门研究过“同志”的心理健康问题,结果研究表明,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没什么区别。

对于同性恋在中国的状况,她称,大城市容纳了更多的同性恋者,如成都、广州等大城市,而且对同性恋者也较其他地方更宽容。

芝加哥大学社会学博士魏伟:“同志”结婚大多因压力

芝加哥大学社会学博士魏伟则表示,虽然发生在“同志”关系中,但它就是一起普通的案件,因为金钱产生的案件。同性恋和异性恋都受七情六欲的影响,没有什么不同。

至于老人包养年轻人,也跟老人包养少女没区别。对于同性恋者有家室,魏伟称,同性恋者在社会处于边缘,大部分同性恋者,因为来自社会、家庭的压力和期望,他们不得不选择结婚,有的需要通过婚姻这层,来掩饰他们的“同志”身份,但同时本能的欲望,也会让他们去找同性伴侣。

至于案件中,检方提出证据称被告人是双性恋,魏伟称,双性恋是个非常复杂的事情。他对双性恋的诊断提出疑问,难道仅仅是因为他结过婚,又是同志?他表示,同志结婚,大都是因为压力,如有传宗接代的压力。

魏伟还特别提到福建自古独有的同性爱现象,如有契兄契弟的说法。

当事医生:现在不关我的事了

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当事医生高锐,他在电话中称,现在已经不关他的事了,法院正在审理。对于他和李振怎么认识,他说,交给检察官吧。之后高锐便掐断了电话。

据了解,此前案子移送到检察院后,高锐写了封信,并亲自送到检察官手中。信中称,要求依法严惩年轻人,并称自己老了,晚年感到孤独、寂寞,需要他人抚慰,结果被人骗了养老的钱,希望能要回,颐养天年。

对话

在庭上,检方向法庭提交了某医疗机构的诊断,证明李振是双性恋。而且提供了李振妻子在警方做的笔录,称她和丈夫两人关系很好。在庭上,法官询问了被告人。

法官:你喜欢老人什么?

李振:是他讨好我,不是我讨好他。

法官:既然他讨好你,那你呢?你喜不喜欢他?

李振:我也喜欢。

法官:你喜欢他什么?

李振:我喜欢他岁数大,我喜欢岁数比我大的人,我有

恋父情结。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丈夫曾向她坦承是同性恋

李振的妻子愤恨地说,高锐毁了她一家

□见习记者杨小波

27岁的李振和70多岁的高锐都有家室。在李振妻子小燕的手里,掌握这样一封信,让她感到难堪。信是去年6月3日,高锐写给她丈夫李振的,信中:振,您好!首先让我亲切地吻你再吻你,感谢你给我深情的爱!我们相识于去年5月18日,在这短暂的17天里,我们从相识到相爱,由于你的电力和我们的缘分,使我很快坠入爱河……

而在同一年的5月9日,小燕和丈夫李振才刚刚领了结婚证。

小燕说,这段时间她为了丈夫的事情到处奔波,流产了,公公又受不了打击去世。她愤恨地说,高锐毁了她一家,“他很脏”。

婚后发现丈夫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小燕是安徽人,去年3月25日,她和来自霞浦的李振相亲,一个多月后,5月9日,她和李振领了结婚证。她也把杭州的工作辞了,嫁到了霞浦。

婚后,凭着女人特有的敏感,她发现丈夫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因为丈夫从来都不碰她。而且丈夫整天在外面,很少回家。

短短几个月,夫妻争吵过无数次。她产生了离婚的念头,但婆家一直对她很好,又让她不忍心。

之后,她不再争吵和抱怨,还发短信给丈夫,叫对方回来,一起要个孩子。丈夫也有所改变,两人渐渐步入了正常轨道,小燕怀孕了。

去年10月12日晚上10点,她接到了丈夫的电话,电话里一直哭,她问出了什么事情,丈夫只说他借了人家钱,被抓了,又要她不要问了。第二天,她赶到了福州,丈夫将高锐写的“情信”交给了她,并且向她坦承,他是同性恋,希望她能帮他。

李振发来短信:要买车了

在法庭上,小燕了解到了更多李振和高锐的事情,两人认识后,高锐很讨好李振,给他钱,让他在福州租房子。这房子她也去过,丈夫出事后,由于没有必要再租下去,她退了这套已经租了四个多月的房子。

高锐还拿出6000元给李振,让李振去学车,学车时,甚至还问过李振有没有想过买车,如果要买车,他会赞助。

之后,高锐和李振一起去了温州游玩。去年夏天,高锐还来到李振在霞浦的老家,家里人都见过高锐。

为了两人出外游玩方便,高锐给了李振20万元,让李振买车。李振还特地给她发来短信,说要买车了,两人还商量了一下觉得买15万元的车不错,她还特意存了这条短信。

后来,李振又从高锐那里两次要了20万元,短短几个月,除去其他的花销,李振已经从高锐处拿了40万元。去年10月,高锐给李振打电话要钱,李振没答应,高锐向警方报警,称李振诈骗。

为能撤案,她在高锐多个住所堵人

据小燕介绍,丈夫出事后,为了让高锐撤案,她首先希望找到高锐,看是否能够还钱,让高锐撤案。

但高锐不好找,她打电话,对方接通后便掐断。后来了解到高锐有几个住所。她在每个住所都蹲守了一段时间,最后锁定一个老小区,但只有高锐妻子在。为了见着高锐,她装着家里孩子生了病,买了水果,来看望这位医生。最后,高锐妻子拨通了她丈夫电话,说家里有客,这样,在楼下,她才堵着了不愿意见她的高锐。

小燕希望说服高锐,他们一家可以凑钱还给他。为了凑钱,她四处借高利贷,双方谈了几次,甚至说到把25万元打给第三方,让第三方转交,但由于高锐儿子只要钱,人放不放不能保证,这样谈判的事情告吹了。

在替丈夫四处奔走中,由于劳累加上精神紧张,小燕流产了。而更槽糕的是,她公公听别人说他儿子出事被抓,去年立冬,受不了打击去世了。

而因为家里独子被抓,丈夫去世,媳妇流产,李振的母亲成天哭,现在眼神呆呆的,对什么都反应迟钝。

现在,小燕还在为丈夫的事继续奔走。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flowerluo]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