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中捞起3块碎尸”续 嫌犯离住处30米杀人

相关新闻

记者对话"碎尸凶嫌" 此人冷静得让人觉得恐怖

厦门网(微博)-厦门晚报(微博)讯 昨天,本报率先报道了一男子残忍肢解工友妻子一案。昨晚8点半,押解杀人凶嫌的警车开进了海沧分局,民警们押解着欧阳某新回来,民警们都很疲惫,但在车上睡了一整天的欧阳某新反倒很精神,他非常镇定,镇定得根本不像是刚犯下杀人碎尸案的嫌疑人。

落网后,欧阳某新交代了整个案情,在10日当天,他急着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向杨某借钱,遭拒后将对方杀害。

文/图 记者 朱俊博 见习记者 廖闽玮

隐情

凶手与受害人是情人关系

但彼此都没有为以后打算

今年38岁的欧阳某新,自称在事发前已经是“生活一团糟”:要和才结婚一年多的第二任妻子离婚;有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要抚养;九江老家73岁的父亲重病卧床。而他自己在厦门工厂上班,每个月2000多元的工资让他几乎没有积蓄。

正如很多读者此前猜测的一样,被害女子杨某和杀人恶魔之间,确实存在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关系。

欧阳某新说,他和杨某之前在同一家工厂打工,他负责制作手机屏幕,杨某负责质检,两人上班时间一样,又都是独自居住,平时下班后就相互请客吃饭,一来二去,两人就发生苟且之事,此后一直保持着,直到前几个月,杨某的丈夫来厦上班,他们虽然略有收敛,但还不时找机会发生关系。

“我和我老婆保证过,一旦离婚,我就不再结婚,她(指杨某)也没想过离婚和我在一起。”欧阳某新说,他们彼此都很享受这种偷偷摸摸的状态,也没为以后打算。

早在2000年,欧阳某新就在安徽盗窃作案,被法院判了7年有期徒刑。到厦门打工后,他的贼性不改。10月份,欧阳某新注意到嵩屿附近的一栋出租屋,每天都没人,7日晚上,他翻窗户进入了房间盗窃,虽然屋里财物不多,但欧阳某新发现桌子上有一串钥匙,试了一下,这正是这套房子的门锁钥匙。

随后的几天,租户都没有回来,欧阳某新每天都进去,有时是午睡,有时是玩电脑,他有时候甚至色胆包天,把杨某叫过来幽会。

杀人

借钱不成勒死情妇

扔下尸体继续上班

10月10日,老家人给欧阳某新打来电话,说他老父亲快不行了,他想找杨某借一万元回家探父。

欧阳某新把杨某带到嵩屿这套无人居住的出租屋,就在他外出接杨某的路上,被监控探头拍到,成了后来警方破案的重要线索。

欧阳某新向杨某借钱,遭拒绝后,两人争吵起来,欧阳某新说,杨某对他又踢又打,还把他胸口和手部抓破。他一把用胳膊勒住杨某的脖子,“用很大的力气”,他说,几分钟过后,杨某就瘫软在地上,欧阳某新一摸她的鼻息,发现杨某死了。

欧阳某新赶紧给工厂打电话请假,但工厂要他先赶回去上班。挂掉电话后,欧阳某新把杨某的尸体放在卫生间,就回单位上班,“心里很乱,但也没被人看出来。”他说。当晚7点,欧阳某新下班后先回到出租屋,9点多时,欧阳某新接到电话:父亲刚刚去世。这个电话让他方寸大乱,“马上就要回家了,尸体怎么办。”他看到厨房的菜刀,最终决定:肢解、抛尸。

从当晚10点一直到凌晨四五点,他最终将杨某的尸体化整为零,用塑料袋装好,分四次丢到附近的排洪沟。短暂的休息后,次日踏上了返乡逃亡路。

在大巴上,他用杨某的手机,给她丈夫发短信询问银行卡的密码,但没有得到答复。后来他再次发短信:“再打5万元给我,我就把你老婆放掉。”依旧没有回复。

12日凌晨2点,当大巴车驶进九江庐山高速服务区时,欧阳某新被警方抓获。

对话

用刀去切,累了喝水睡觉

昨天,记者得以跟欧阳某新面对面对话,现场的气氛,没有起伏的语调,没有多余的小动作,这显示他的心情异常平静,但却更让人感到他的凶残和恐怖。

记者:你怎么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欧阳某新:开始我也没想杀她,那是无意中的。

记者:什么叫“无意中的”?

欧阳某新:......(沉默)

记者:车子开到服务区里,警察把你叫醒,你当时怎么想的。

欧阳某新:其实我知道自己迟早会被抓,用自己的手机约她出来,警察都很容易找到我,不过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记者:碎尸时,有过害怕吗?

欧阳某新:会很害怕,但也没办法,就这么用刀去切,累了就喝水,躺在床上睡一会儿,很累。

记者:你以前在家杀过鸡鸭吗?

欧阳某新:就在家做饭时切过菜,在老家都是家人去杀鸡杀鸭,我活这么大,从来没杀过活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flowerl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