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练车仅五天被教练揍四天 敲头揪耳砸大腿

文/记者 王绍亮 赵晨旭 实习生 宗琴 图/刘东华

遭遇

“油门踩得慢了点,他就一巴掌扇上来”

教练纠正错误直接挥拳头,耳朵被揪破脑袋遭敲晕,大腿上青紫一片

“说实话,我现在坐在驾驶座上,心里都有些害怕。”沈先生说。今年3月,他在东正驾校报名学车,学费6000元,在通过了科目一、科目二考试后,他接到了7月17日参加科目三路考的通知。

得知这一消息时,离考试已经不足一个星期。路考训练于7月12日至7月16日进行,7月17日考试。第一天训练还算正常,但只隔了一天,徐教练的态度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在学车过程中,刚上路的学员自然会碰到各种问题,需要教练好好指导。沈先生说,徐教练在纠正错误时,语言上辱骂算是轻的,有时候就是直接挥起拳头,敲他的脑袋。“他的手上劲很大,每次敲得都很痛。”沈先生说,学车的几天时间里,平均每天要被敲脑袋两次,最多的一天敲了三四次。

“如果有什么错告诉我就行,干嘛要敲我的脑袋,被他一敲我就更紧张了。”沈先生说,被敲脑袋后当时头会有点晕,第二天还会肿起来。有时候第二天醒来,轻轻一碰被敲的地方,感觉很疼。

除了敲脑袋,这个教练对沈先生的耳朵也“特别关照”。沈先生向记者出示了几张照片,照片上右耳廓中间有凝结的血块,靠近耳根的脸颊上也有一道红色的挫伤印痕。

沈先生说,教练伸手过来时力气很大,揪到耳朵之前就会狠狠戳到他的脸上。“可能是我耳朵比较脆弱吧。”沈先生说,第一次被徐教练揪耳朵时,很疼,感觉当时就有点撕裂了,不过没流血,快好的时候又被揪了一次,结果就撕裂出血了,“耳朵揪成这样,你想得多大力气!”

受伤的不仅是耳朵,沈先生的大腿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他出示了几张照片,说是被徐教练拳头砸的。“有时候加油门慢了点,他就一巴掌扇在我大腿上,疼得我龇牙咧嘴。”他说,前几天发现腿上一片青紫还有些纳闷,后来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录音

人生最黑暗的时刻

沈先生:“教练,能冒昧地问你一句,你是叫徐初定吗?”

徐教练:“干嘛?”

沈先生:“这两个礼拜让你教,就是想问下,有没有在练车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了你?”

徐教练:“没有,就是练得太烂了,方向感太烂了。”

沈先生:“那你从教10年,如果碰到我这种笨的你也是这样打吗?”

徐教练:“对,我是出名的。”

这是东正驾校学员沈先生和徐教练的一段对话。沈先生拨打本报市民热线5589999,举报学车期间遭遇野蛮教练,不仅索要香烟,还对他进行语言侮辱,甚至动手打他,敲脑袋、揪耳朵、打大腿,以致他耳朵裂开流血,大腿淤青。

“路考练了5天,4天被他打过。”昨天上午,沈先生带着四段录音和几张被打伤后的照片,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人生最黑暗的时刻”。

取证

“本来不想敲你的”“明天每天买两包中华烟来”

录音证实教练打人骂人,教练自称“出了名”,遇到“笨学员”都会打

尽管屡次被打被骂,但沈先生担心反抗会影响自己培训考试,一直忍着。学法律的他留了个心眼,暗中录下了与教练的对话作为证据。“真想把他打我的视频拍下来,可惜没办法。”沈先生说,他一共录了4段录音,足以证明徐教练存在打骂学员的事实。

记者听了沈先生提供的4段录音,第一段录音中有“本来不想敲你的”的内容,第二段录音中则脏话连篇,第三段录音有一句“明天每天买两包中华烟来”,在第四段录音中这个教练不仅承认自己打人,还说明了打人的原因。

这段录音是沈先生在考试前一天录下的,询问徐教练自己是否得罪了他才被打。徐教练在对话中表示,打他是因为“恨铁不成钢”,并说遇到“这么笨的学员”都会打,是“出了名”的。

记者听完了沈先生录下的对话,在对话中,教练在知道沈先生30岁时说了句“那够烂了”。沈先生说他的车感比较差,教练越打越恐惧,“老是觉得有人在旁边对你攻击,真的有点恐惧,有时候你拍手也好拍腿也好,你打头我真的会头晕。上次给你说的是真的,你那天给我打的,这边摸着还疼”。

对沈先生的这句话,徐教练用一个例子作为回应。他说,以前带过一个新垵的学员,也是被敲了头,那人考试过了还请他吃饭。他敲学员的头时,学员没有生气,还摸摸头笑了笑。他问“敲你不够疼是不是”,那个学员说“教练敲最好了,不然记不住”。

举报

“不想让其他学员跟我一样,学车跟做噩梦一样”

猜测挨打和没有“孝敬”教练有关,担心驾校是“同伙”不敢要求换教练

“我就是想让人知道徐教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让其他学员不要跟我一样,学车跟做噩梦一样。”沈先生说,回想自己学车过程中被教练打骂的细节,猜测或许跟他没有“孝敬”徐教练有关。

沈先生说,一起练车的学员中,有一个好像给教练送过什么东西,练车时教练对这个学员就很照顾。还有一个学员平时有抽烟,每次练车都会给教练递几根烟,而另一个是女学员,估计教练动手打她也不方便。“只有我不抽烟不喝酒,所以就挨了打”。

“我学车的时候一直都没敢生气,因为我怕教练给我穿小鞋。考试的时候他是我的引导员,我也没敢告诉驾校,我怕驾校和他是一伙的,连要求驾校换一个教练也不敢,怕他跟别的教练打招呼,还会给我穿小鞋。”沈先生向记者说了一连串的担心,这也是他当时之所以选择忍气吞声的原因。

在通过科目三考试之后,他曾有过 “算了吧”的 念头,不希望用这样尴尬的方式结束驾校的经历。但是,每次想起那几天被打的情形,尤其是听到录音、看到照片,他的心里就感觉过不了这个坎。“我不是被打的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我要讨个公道。”上周五,沈先生拿到驾照后,拨打了本报市民热线5589999和市运管处投诉电话5615610,举报徐初定。

和沈先生一起学车的女学员,也证实亲眼目睹徐教练殴打沈先生的行为。“我当然会害怕啊!看着他被打,我就会想等下我开车的时候会不会也被这么砸脑袋。”这名学员说,因为惧怕挨打,开车的时候就会特别紧张,而一紧张就更容易犯错,一犯错徐教练又会骂,形成了恶性循环。

回应

“我责任心比较强,有时候脾气会比较旺”

教练否认打人,称严厉是为了学员好,买烟不是强制,靠学员自觉

沈先生举报的是东正驾校的教练徐初定,昨日记者联系到了徐教练,对于沈先生说在学车过程中被打的事,徐教练予以否认:“没有啊,就是教的时候学员不听,有的时候会发火,大声一点是正常的啦。我责任心比较强,又很负责任,他没时间来,我们都是晚上去练,有时候脾气会比较旺。”

徐教练说,如果是言语上的问题,他可以打电话向沈先生赔礼道歉。针对录音中承认打人的话,徐教练表示那是前几年的事,现在已经改了很多,“现在尽量去改,尽量为学员好,不要说以前的事了”。不过,他随后又改口,称以前也没有打学员,只是说说而已,“有时候学员加不上油门,会用手去摁一下大腿让他加油门,又不是打”。

“在我们眼里这是对学员好,如果他不能理解,是相当遗憾的事情。”徐教练说,他的要求都很严厉,出发点是为学员好。“如果不管他的话,他是马路杀手,我们也有责任。”他说,“我也没有敲诈他的钱,连一口水都没喝。”

记者提到,在录音中他曾要求学员“每天买两包中华烟”。对此,徐教练的解释是:“买一下烟正常,有时候大家请来请去的,坐在一起抽啊。买烟也不是强制的,就是靠学员自觉。”记者联系了东正驾校相关责人杜女士。杜女士对学员沈先生反映的情况进行了记录,并表示会尽快了解清楚后给予答复。

声音

网友:考完笔试跟驾校说下,不要安排给那个变态教练

有网友发帖说:“驾校里面有个教练叫徐初定的,这人特别凶,还会打人,不分男女都打,想巴结他,他又没本事,也不教人,就只会在那里打骂,还唧唧歪歪说什么我们学员又没给他钱,为什么他要教,简直是个神经病……东正驾校说真的,如果你遇上好教练,在那里学还是很快就能过的,很多教练都还是很认真的,偶尔在练车的时候中午请教练吃吃饭,那也没什么,毕竟人家认真教,也不打骂,不像那个徐初定,请他吃饭他也不去,就会打骂人……朋友们,当你笔试考完之后,记得跟驾校说下,不要把你安排给那个变态教练了,免得苦了你自己。”

市民:旁边有人随时敲你的头,怎么可能安心开车林小姐:听沈先生说起学车的遭遇,我可以理解他那种紧张、恐惧的心理。我也在学车,虽然没有遇到被打骂这种情况,但有时候看到别的教练大声训斥学员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战战兢兢的,练车的时候也不能专心。教练不在的情况下,心态会比较平和,但是教练坐在旁边看的时候,就会开始紧张,开车时就没有那么自然了。我无法想象,如果我的旁边坐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对我大声训斥或者是敲打你的头的人,怎么可能安心地集中注意力好好开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flowerl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