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宝龙:干涸记忆中的炮火连天

郭宝龙:干涸记忆中的炮火连天

郭宝龙:干涸记忆中的炮火连天

出生年月:1922年9月 籍贯:福建龙海

现居地: 福建省龙海市

部队番号:国民革命军20军20师59团3营3连3排6班

兵种:机枪兵 身体:爷爷身体一般,记忆力尚可,患有高血压、冠心病、前列腺等疾病。

老兵的话

“那个农民养的猪一头一头的,猪都已一百多斤上两百斤,大家饿得都看呆了。”

眼神没有了焦点,一个个被战火焚烧过的地名被清晰读出。七十年,太久了,郭宝龙老人的记忆就像干涸的河流。说起往事,没有听到对日军残忍行径的愤怒,没有国恨家仇的激烈情绪,却一字一句朴实描绘战争的轮廓,望之可怖。

1941年12月(农历),郭爷爷应征入伍,海澄县新兵一百多人,在东岳庙集合后,步行前往龙岩过年。正月初五继续出发,经长汀、江西瑞金、赣州、抵达广东韶关乘火车往北抵达湖南衡阳,郭宝龙被编入第二十军20师59团3营机枪3连3排6班下等兵,训练三个月,静候战争的到来。

说起当兵的经历,郭宝龙老人说得最多的就是地名。大至省区,小到县城、村庄,老人都可清晰记得。“到了秋天才开过湖南卞阳县,浏阳县,过了之后住在江坝新桥河,住了半年,再开过湖南县城被日本拿下了,我们就在后山这边,叫洪安堂(音),住在浏水桥。”

训练结束后,随部队至江西新干县参加对日防御,后来驻扎在江西分宜县。

1942年秋,部队进入湖南浏阳新墙河,师部驻洪安塘(音),连部驻浏水桥一年多时间,与日寇对峙。“后来住在那个右边的山的县城,打那个光荣堂(音),哇!那一整个天,半个天都暗了。”郭宝龙老人的手干搭在腿上,平静地说着炮火连天。

到了1943年的冬天,部队进入湖北省通城地区开展游击战一个多月,返回浏水桥过年。年后,郭爷爷奉令到军部训练四十天。“走山路,走矮山,一山又一山,就到了一个小山头。”抗战时期最常见的就是徒步行军,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情况好点的话,可能偶尔坐火车或者轮船。

1944年5月27日,日军进攻,郭宝龙所属部队防守新墙河,三天后接上级命令撤退(注:此次为长衡会战,数日后长沙沦陷)。不久后撤至江西莲花一带,营部进入湖南茶陵与日寇作战。六月份某日,郭宝龙因流鼻血过多晕倒,进入江西泰和后方医院疗养一个多月,部队已经开走。出院后,重新编入第二十一军146师436団3营机枪3连1排1班,驻江西贵溪,直至抗战胜利。国共内战时期,爷爷随部队曾经驻守过上海交通大学。

1947年3月,他随部队在上海吴淞口登船开往台湾,援助处理台湾“二二八”事件,在基隆登陆后驻新竹县。是年底,郭宝龙乘船返回福建老家务农至今。

郭宝龙老人的身体并不好,在采访过程中,话说着说着眼睛就会流泪,脸颊有一边会疼痛。只有在唱完军歌后的一瞬间,才稍微放松地笑开了。

抗日小知识

长衡会战:

又叫湖南会战,自1944年自5月底迄9月初,历经3个多月。是“一号作战”中交战时间最长、中国军队抵抗最为顽强的一次战役。长衡会战是豫湘桂会战的长衡会战第二部分.这是中国抗战史上敌我双方伤亡最多,交战时间最长的城市攻防战。

在这场战役中,日军总计动员兵力约51万,其参战兵力之多、作战地域之广,打破了日军侵华以来的空前记录。对中国军队而言,它也是1938年以来所遭遇到的规模和破坏力最大的一场战役。数十万士兵及无数的平民伤亡;国民政府的统治区域被日军的南北通道切成两半;在失去1/4的工厂的同时,政府的财政收入来源亦随之锐减。

图片/视频:周佳霓 口述采访:蓝宝兰

录音整理:陈雯婷 文字 :陈雯婷

郭宝龙:干涸记忆中的炮火连天

郭宝龙:干涸记忆中的炮火连天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v_yuwen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