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秉钧:用电波与敌军抗衡的勇士

张秉钧:用电波与敌军抗衡的勇士

张秉钧:用电波与敌军抗衡的勇士

出生年月:1924年4月 籍贯:福州连江

现居地:福州市区

部队番号:第三战区上饶司令长官部(司令长官顾祝同)通信兵第二营无线电8连任少尉班副兼台长;美国援华的十四航空队即陈纳德将军带领的飞虎队

兵种:通讯兵 军衔:中尉

张秉钧老人已于今年6月去世

老兵的话:

“我母亲知道自己快死了,还让我去上战场,我走了三天后,母亲就走了。”

张秉钧虚弱的身躯,在谈及抗日这个话题,却能爆发“前所未有”的能量。现今,他已离我们而去,但他的光辉事迹将永远留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张秉钧是一名技术者,他用所学的知识在与敌军进行对抗,他要电波“保护”情报,窃听敌方军情。从他的身影,已经很难看从当年那位博才的“技术兵”。

1939年,张秉钧在国家最危急的时候应征入伍,病危的母亲也欣然同意其去当兵。他那时候刚读完高二,同福建1500名中学生进入长汀入伍生团第五团。经过三个月后培训、学习,考核通过,从长汀步行经过江西瑞金,赣州至广东韶关,乘火车到湖南衡阳后转火车至桂林柳州,再步行至贵州贵阳,最后到达马江分校,进入黄埔军校贵州马江通讯兵学校17期无线电队。

经过两年学习,1941年毕业后分配到配属第三战区上饶司令长官部通信兵第2营无线电8连任少尉班副兼台长(每排分管4个电台,兼其中一个电台台长),主要负责长官司令部、集团军军部、师部之间的联系及战斗指挥,曾参与过义乌战役、金华战役,以及42年长沙会战(此战为派去支援第九战区)。

窃听日本敌军情报

张秉钧回忆道,因为我军当时设备问题,截获不了敌军的情报,那时候我方有个窃听台,他们就经常去偷听敌军打电话,在这过程中不能中途挂断,不然会被对方发现。张爷爷还提到,其实在房间有个小盒子,有两根感应线,碰到一起会听到一些敌军情报,但是效果很低,敌军设置了很多密码。

多次遭敌军飞机轰炸

张秉钧不管是在长汀受训还是在江西上饶都被日军飞机轰炸过。那时候日本飞机有个斩“首”计划,经常会找我军电台的麻烦。所以他们的电台天天要“搬家”,当敌军轰炸的时候,大家在树林集合起来,用步枪打飞机,有时候也会打一两架飞机。

连长单枪匹马对抗三敌人

100军组织快速中队,去长沙会战支援,邹洪勋也随队出征。在经过一个山头时遭到三个日本敌军的伏击,在紧急时刻,连长吕辉穿过西瓜田,单枪匹马与三个日本敌军对抗,用刺刀挑死两个,最后一位看子弹的士兵跪地投降。邹洪勋回忆道:“吕辉也是福建人,他曾经学过武术。”

监测敌军战机轨迹

1942年春末,参加闽北建瓯机场防空哨站总台工作,配属美国援华的十四航空队即陈纳德将军带领的飞虎队,负责报告敌机架数、机种、高度、动向,为反击日寇做好情报搜集工作。那时候在闽江口发现敌机,我方就会发出信号,经过闽江口、福州、古田、水口(音)、南平五个站传送,一个站5分钟,要花25分钟才能从闽江口把情报发到南平。

狂欢!反复确认日本投降信息

1945年8月14日晚接近15日凌晨,张秉钧正在值班突然收到中央电台发出新闻电,宣布日本投降的消息,张爷爷前几日就有耳闻日本预备投降的消息,但还是不敢确信自己收到的消息,于是又收听了新华社的消息,发现国共双方消息一致,于是迅速致电长官司令部告知日本投降的消息,由总台知会各个集团军,半小时后,全城沸腾,鞭炮声不绝于耳。

后记:

抗战胜利后,部队整编,张爷爷被编制先遣部队,接收杭州。之后回到了福州,有时候还会去看望老战友。

张秉钧还谈到了他在贵州马江看到苗族姑娘相亲的趣闻,那天山上好多男男女女撑着雨伞,男的有男伴,他们唱起山歌,互相回答。

抗战须知

抗日战争第三战区:

抗日战争第三战区是指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为了因应战争形势,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于中国境内划分;与日军作战的战区之一。最初第三战区所辖范围为江苏及浙江,后来视战争实际情况,第三战区分别于1938年、1939年与1944年做过三次相当大规模的更动。

图片/视频:周佳霓 口述采访:王龙志

录音整理:刘芃 文字 :刘芃

张秉钧:用电波与敌军抗衡的勇士

张秉钧:用电波与敌军抗衡的勇士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v_yuwen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