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雨金:曾在机场迎接宋美龄

陈雨金:曾在机场迎接宋美龄

陈雨金:曾在机场迎接宋美龄

出生年月:1927年12月(农历)

籍贯:福州 现居地:福州

部队番号(含各时期):国民革命军青年远征军208师623团二营六连三排6班二等兵

兵种:步兵 军衔:二等兵

身体状况:一般。

老兵的话

“现在的人要想得开啊,我是这样子想的,我们去打日本,去参军,并不是我个人的光荣,应该是国家的光荣,是民族的繁荣,因为中国有这种民族的繁荣才会有胜利,并不是我个人的光荣,我个人的光荣并不算什么。”

导语

年少时的他,对日本侵略者痛恨至极,于是,他怀着满腔的爱国热情,瞒着家人和学校,毅然加入了参军的队伍。现在,他与家人相隔千里难以相见。

战乱:举家逃难至建阳

大概是福州第一次沦陷期间,当时在战乱的情况下,福州有许多百姓携家带口逃至建阳、南平一带。陈雨金一家也不例外,他们跟随众人举家逃至建阳,那时的生活都很困苦。

迁到建阳后,陈雨金在在考亭县的中学读初中,他回忆:“那个时候我们读书就很苦,我读书一天就只吃两餐饭,糙米饭,每天要跑三里路才能(到),背着背包这样去读很艰苦很艰苦的,哪里有像现在这样那么舒服,小孩子都很进取。”

参军:“千方百计”终成功

陈雨金当年在学校读书,时常能听到日本兵残杀中国人、占领中国领土的消息,十分气愤,受同学间爱国情怀的感染,陈雨金心里便默默埋下了保家卫国的种子。

于是,在蒋介石的号召下,陈雨金瞒着家人和学校,偷偷在社会的报名点报名参军。当时建阳有三五百位学生报名参军,“参军的时候,我体重还不够,他要求体重好像是56斤,我还不够,差一点点,我去检查体格就拿了一个秤砣,体秤的那个陀螺,铁做的那个,加一点重量,放在袋子里,拿去称,这样我就过关了。”回忆起参军报名时的趣事,陈雨金如是说。

最后,他通过了重重考验,顺利参军,直接被编至江西黎川的青年军208师623团(时任团长王永树)二营六连(时任连长王忱儒)三排(时任排长张平亚)6班,在黎川三都训练。

回忆:当时大部分日本人都很残忍

回忆起抗日战争时对日本人的印象,陈雨金不禁感慨:“日本人很多都挺残忍的。我们的同学,很多是从日占区里出来的。他们实行一种‘三光政策’,什么是三光政策呢?就是说,日本人今天出去了,在一个地方圈子里损失了伤了一个,就把整个村子杀了。”说到这里,陈雨金的脸上满是悲伤。

解放后,陈雨金见到的日本人大多很狼狈。“(抗战)胜利后在杭州,我们看到日本人,他见到我们就哈腰,不是见到老百姓就哈腰,因为我们穿的是军装。”

抗战胜利:意外的惊喜

部队训练结束后,陈雨金所在的青年远征军208师623团正准备赶赴战场,而就在准备的途中,传来了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据陈雨金回忆,当时连队里的广播通知着:“号外号外,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了!我们胜利了!”全体都沸腾了起来。

那天晚上,陈雨金和战友们都很兴奋,点起蜡烛,在军营里聊了一夜。

复员:接受预备军官训练

1946年,抗日战争胜利之后,陈雨金所在的青年远征军208师603团开始接受部队复员。他们一行人从江西步行到福州,接受闽南话和台湾礼节的训练,本是准备去接收台湾,但最后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去成。其间陈雨金还谈到了台湾的228事件,“ 这一帮的人,部队去接收的,都是没有什么文化,那如果是青年军过去就不一样了。”

青年军因为部队调整的原因,而没有去台湾,便一路步行到浙江德清县,进行预备军官的训练。1946年,蒋介石带着宋美龄到杭州检阅青年军208师209师,陈雨金当时作为学生代表,到机场迎接宋美龄。同样是在这一年,他们结束了这一阶段的训练,开始选择今后的道路。陈雨金选择留在黄埔军官学校学习,一直待到1948年解放。

解放后:怀念亲人

陈雨金家里一共有7个兄弟,有两个在台湾,一个在德国。家里的儿子和孙子们都去了国外,爱人去世了,只有二哥还会常常来看他。

抗战须知

青年远征军:

青年远征军是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国民政府组建的一支文化程度较高、武器装备精良的现代化部队。1944年秋,国际反法西斯转入战略反攻阶段,国民政府为了在中国战区储备反攻力量,号召全国知识青年从军,组建一支以知识青年为主体的现代化武装部队——青年远征军,简称青年军。

陈雨金:曾在机场迎接宋美龄

陈雨金:曾在机场迎接宋美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v_siqia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