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昆山:曾亲历蒋介石阅兵

郭昆山:曾亲历蒋介石阅兵

郭昆山:曾亲历蒋介石阅兵

出生年月 1922年1月 籍贯 福建泉州

现居地:福建厦门思明区

部队番号: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00军80师238团2营5连少尉排长

兵种:步兵 军衔:少尉排长

军校名及届别:黄埔军校桂林分校十七期步科毕业

身体: 老伴过世,育有二子,身体情况尚可。

老兵的话

“当时有钱人都不抗日。轮到他们壮丁时,就花钱买壮丁去入伍。买不到就抓人”

导语

厦门,石亭路,窗明几净的老房子里,93岁的抗战老兵郭昆山,倚靠在一张躺椅上,回忆青年时期的戎马生涯。

弃笔从戎 应征入伍

1939年,抗战第三年时,时任国民党军政部第十三补充兵训练处少将处长李良荣来到福建,要建立一支抗日子弟兵。还在读书的郭昆山,果断弃笔从戎。应征入伍。那年,他十七岁。在泉州上中学。

“我们在地方人士的支持下报名了。还经过考试。考数理化“。当初征兵考的不是武试,而是文试。过五关斩六将后。郭昆山成了学校唯一被录取的学生。而李良荣的招收子弟兵之举,也得到当时有志之士的大力支持。一番考试后,在泉州各地区总共录取了500人。后来集中到南平去学习。由郭子雄带队。

到南平后,郭昆山开始适应了从学生到士兵的身份转换。”半天劳动,半天学习。”郭昆山回忆着,到沙县青州镇,因不能长期住民房。士兵们上山开山,自己建房子,另外半天而是那安排各种学习。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而后,李良荣,要成立一个要保送到黄埔军校去深造的队伍。郭昆山再次面临着考试。

当时,陈嘉庚等华侨领袖在南洋,在新加坡,也号召有志青年回国参兵,组成了一支500多人的华侨队伍。加上漳州队总共将近2000多人的队伍,在这两千人多里会选出一百多人进去黄埔军校深造。这场考试的竞争压力之大,可谓是百里挑一。“很幸运,我也被选上了”突破重重考试的郭昆山,谦虚地把这一切归功于幸运。

到黄埔军校深造 选修日语

顺利被录取的郭昆山,和队友们被分到黄埔军校第六分校学习。“桂林风景很好”来到广西的郭昆山掩不住内心的兴奋。

“在黄埔军校,我是第十七期,步兵,主要学习军事理论、数理化、外语等。外语由自己选修,有英语、俄语、日语。”郭昆山回忆说,“因为要和日本人打仗,学习日语对战争有帮助,所以很多同学都选了日语,我也是。”

在黄埔学校学习的日子,生活虽然艰辛,但一天能吃三顿,郭昆山和战友们已是很满足了。“8个人两三个菜。8个人一桌。8个人摆好了,执行官开令。“开动”才能吃。没有命令是不能吃的。”回想起军校生活,郭昆山记忆犹新。

黄埔军校的课程原本要3年半,不过,由于前线作战牺牲很大,急需补充干部力量,1941年底,郭昆山这一届匆匆毕业,开赴前线。

亲历蒋介石阅兵

1941年,郭昆山毕业那年。蒋介石亲自去阅兵。沿着一个又一个方阵走过去。鼓励战士们毕业了英勇作战。“当时候都没有地下党派,一个民国党,一个共产党。我是在黄埔军校时,集体参加国民党,一个中队,一千多人集体入党,不管你愿不愿,都要入党,名单交上去就是入党了,一个中队同一天入党。”于是郭昆山和几千人一起成了国民党战士。毕业后的郭昆山被分配回到了福建,追随李良荣。

遇见一生的良师益友

从见习少尉到排长,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郭昆山遇到了他一生的益友,也是上司,许祖义。国民革命军第70军第80师238团第二营营长,徐祖义。两人都是泉州人。都比较年轻,都比较有上进心。而后,也正是他们这些年轻的战士将国民党部队洗牌一番。“国民党部分老战士有一些有嫖赌的习气。我们过去是改造这个部队的,把这个部队改造好。”因此,年轻的这一批战士,也被称为“少壮派”后来成了支柱。

保卫福州城

1944年,福州再次沦陷,时任排长的郭昆山,那时候就开始在打战了。“福州沦陷过两次,第一次是1941年,那时候,我还在军校,第二次是1945年,我们叫闽东追击战。我参加这两次战斗。这个在全国来说,是小战役。”当时郭昆山所在的部队6000多人,日本也是6千多人。在这场看似势均力敌的战役中,但日本的武器先进的不仅仅一点点。我军以守城,为任务。防守福州城。当时整个福州就238团。一个团在连江,一个团在(小北岭),一个团在福州。

营长被枪毙

“240团第一线是在连江,按照李良荣的意思是边打边退。后面抵不住了,营长先跑掉。李良荣就生气了。派副市长把营长抓起来。当场枪毙。后面士气大振。都不敢乱动了,很守军纪。战斗意志就强烈了。”经过一番战略上的调整,郭昆山所在的部队上山了。双方均重创。5月17日,80师在福州北郊五凤山发起攻击,歼敌一部,打乱了日军撤退的计划。日军唯恐脱身不得,迅速放弃福州,向连江方向仓皇逃遁。80师于18日光复福州,随后转入闽东战场。

菲利宾华侨被抓壮丁

抗日战争时期,兵源一直都是很紧张,但当时整个社会对抗战的意识并不是那么统一。“当时有钱人都不抗日。轮到他壮丁时,他就花钱买壮丁去入伍,买不到的话,就用抓人”郭昆山叹息地说,这种现象很普遍。当兵的都是没钱人。很黑暗,穷人的夜晚是不安宁的,甚至不敢在家睡觉。这叫躲壮丁。因为可保长随时有可能上门抓人。

最让郭昆山痛恨的是,他师傅也被抓了,本不该被抓壮丁的人,被抓了,“我的师傅是菲利宾华侨,本来不应该是去当兵的。当时保长,分到两个人去当兵。他就把我师傅抓起来。我师傅是菲利宾华侨,半夜被抓去。”

“有些人很可怜。家里就他一个劳动力,父母亲,老婆孩子都靠他一个人,还是被抓去当兵。”被抓壮丁的人,或许尸骨无存。但有钱人依旧花天酒地。

胜利日 正准备攻打杭州城

1945年8月15日早上,郭昆山所在的部队驻扎在杭州附近的临安县城(现在的临安市),刚刚准备出发去攻打杭州。“忽然,营长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日本鬼子无条件投降了!大家都高兴坏了。”想起那一刻,郭昆山至今都十分激动,“因为鬼子投降,杭州不用打了,我们的任务就变成去接管杭州城,接受鬼子投降。”

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部队开进杭州城。“我们迈着齐刷刷的军步走进去,城里的百姓也高兴坏了,夹道欢迎我们,临街的店铺还放了鞭炮庆祝。”日本鬼子虽然还在站岗,但手上已经没有拿武器,不敢讲话,也不敢乱动。

这是郭昆山此生最难忘的一天。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个23岁的青年,满腔热血。“打了这么多年仗,现在好了,国家抗战胜利了。我开始想到国家美好的前景,接下来要开始建设了。”

抗战须知

闽东白马河追击战: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了最后阶段,日军在中国战场上节节败退。在重重压力下,日军决定在中国南方的部分师团北上集结待命,撤到较有战略意义的地区。驻扎在福建的日军也奉命北撤浙江。1945年5月间,中国军队得到情报,日军可能沿闽东沿海撤往浙江。国民党军第70军80师李良荣部准备乘机打个胜仗。全省各地也纷纷准备给日寇以迎头痛击。于是,国民党派一部进攻福州城及郊区,一部直插罗源、福安、霞浦截住日军退路,两头夹击日军,希望把日军消灭在福建境内。5月17日,80师在福州北郊五凤山发起攻击,歼敌一部,打乱了日军撤退的计划。日军唯恐脱身不得,迅速放弃福州,向连江方向仓皇逃遁。80师于18日光复福州,随后转入闽东战场。

图片/视频:周佳霓 口述采访:王龙志 录音整理:林彩燕 文字 :林彩燕

郭昆山:曾亲历蒋介石阅兵

郭昆山:曾亲历蒋介石阅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v_siqia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