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业高:留美全才少校 没什么后悔的

文业高:留美全才少校 没什么后悔的

文业高:留美全才少校 没什么后悔的

姓名:文业高

出生年月:1920年10月

籍贯:湖北省荆门市

现居地:福建省厦门市

部队番号:战时工作干部第一团第一期第一中队

黄埔军校成都分校军官训练班第十期步科

铨叙厅第一厅人事科员

南京宪兵学校军官

兵种:陆军 军衔:少校

身体:老伴早年过世,无子女,身体较好,目前独居厦门

老兵的话

“也没什么后悔的,自己决定的,没后悔的。”

讲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唱了一曲沧桑的《送别》,对于自己的曾经坦言无怨无悔,这就是95岁的老兵文业高。

从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黄埔军校,留美军官训练班,再到老年大学,他从未停止过学习;报军校,学英语,学医专,学唱歌,他始终热爱着生活。

虽未亲身上过前线战场,却带领了学员成功逃离沦陷区,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抗日将士。

17岁日本打到家乡 参加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

1920年,他出生于湖北省荆门市一个条件还不错的家庭,家里有兄弟姐妹10个,他排行老四。

1937年,日军打到湖北荆门,17岁初中毕业的他考入了位于湖北武昌的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简称:战干团)。战干团当时刚开办,是为了吸收和培养沦陷区的青年,他们是头一期的学员,他被编入第一团第一期第一中队。家人都支持他报考军校。“时间很紧迫,日本人打到我们家乡了,非去不可。”

战干一团的教育长是桂永清,在团里要穿军服,打绑腿,入军籍,团里设有各种科目。“有军训课,还有情报课,各种课都有的。我上军训课,出来以后负责学生军训,包括军训操练什么的。”

武汉会战暴发 带领学员逃离沦陷区

1938年,在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训练了一年多后,武汉会战开始,他就当任分队长,跟着部队带领第二批学员逃离沦陷区。

当时一共好几千人,一个分队大概70人,由第一批学员带着第二批学员。为了躲避日军,他们背着背包,选择隐蔽的路线,有时在晚上,有时在白天赶路,终于在1939年徒步走到了四川綦江,当时武汉已经沦陷。

20岁为充实自己 考入黄埔军校步科

1940年,他考入黄埔军校成都分校军官训练班第十期步科。“就是工作了以后,觉得要更加充实自己,提高自己,就去考军校,也在四川。”黄埔军校和普通学校的考试科目差不多,考入后由自己决定念哪一科。而步科要学习的内容比其他科更多,需要全才。

他在黄埔军校学习了一年。当时黄埔有两种学制,未工作过的学生要学习一年半,而工作过的只需学习一年。毕业后,黄埔给学生颁发军衔,从少尉开始。他毕业后的军衔是中尉。

綦江训练补充兵 随时准备好补充前线

1941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綦江第二补充兵训练处,负责补充兵的训练工作。当时补充兵大概有几百人,一般有文化。“他是征兵来得多。抓壮丁有是有,但是很少很少,只有在兵源很紧张的时候。”

补充兵的训练内容包括基本动作,使用武器,军队制度等各种。没有学制,却会一直保持训练,随时准备补充前线。训练时间的时间有长有短,最长的可以达到2年。一旦前线需要士兵就马上替补上去,训练时间长的先上。

铨叙厅负责尉官任免 买官卖官不多

1941年下半年,负责补充兵训练工作半年后,认识了铨叙厅军事委员会(后来的国防部)的军官,被调到了位于重庆的铨叙厅第一厅。“国防部是在从重庆搬到南京,这个时候成立的。是美国建议的,以前的(铨叙厅)不科学不大好。”

当时铨叙厅的第一厅负责人事工作,第二厅负责情报工作。“我们(第一厅)分好几科的,一科,二科,三科,分别管将官、尉官。”他负责尉官的升迁、任免工作。

“像我们当时国防部,买官卖官,不多,肯定有,我们不知道。我们按章办事,没有人给我们行贿啊,送礼物啊,没有。”

“军功由底下报的,我们要根据他的这个历史啊,功绩啊,批准度上,我们要批。我们是科员,批了以后还要送给科长审核。我们有科长,第一科,第二科。”当时科长没有让他做过特殊办理工作。

铨叙厅隐在民房中 躲过重庆大轰炸

日本从1938年开始,对当时的中国陪都重庆实行了5年的轰炸。“重庆大轰炸,那个很紧张的。我们防空洞很多的,很紧张的。”1941年到1945年,他一直在重庆,这期间他看过空战,见过飞虎队的战机。

当时铨叙厅外面没有挂牌子,实行分散办公,办公地点都在一些普通的房子里,在日本飞机的轰炸中未被摧毁。“他的秘密工作没做好,情报工作没做好。国防部(铨叙厅)给他们炸了就完蛋了。”

考入留美军官训练班 全英教学学宪兵

抗战胜利后,已经是上尉的他凭借流利的英语,考入留美军官训练班。”我对英语非常感兴趣。到重庆后,晚上,别人去工作去玩了,我去英语补习班进修英语。我曾在军官外语训练班,读了一年多,考这边快一点。““美国需要一批军官向他们学习,各科都有。有学人事的,有学宪兵的。考去以后,由他分配。”

他们从上海做了一个多月的船到达美国,他被分去学宪兵。“基本上是按照你原来的分配,可能我学的人事已经有人去了,我说我分配到宪兵学校,学宪兵。”

当时美国专设了培训班来训练中国留美军官,培训地点设在不同地方,由美国人英语教学,不设翻译。“不用翻译,我们可以听得懂,英语不好,你就考不去,进不去。”他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休斯顿学习了一年宪兵,学习制度,管理办法等。

学成宪兵升少校 宪兵要求170cm以上

一年后学完宪兵归国,国民党已经迁都南京,他升为上校,被派到南京宪兵学校,负责宪兵工作。当时对宪兵要求很高,比黄埔学校还要严格,包括体格、长相等各方面。其中身高要求170cm以上。

宪兵负责的工作有维持治安,管理军人,如军人着装、赌博、嫖娼等各方面。保卫高级领导人,重要场合的现场警卫工作,包括日本签约投降仪式。

抗日小知识

战干团: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的简称,是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中央所开办的一个大型军事、政治训练机构。共设四个团,均由蒋介石自任团长,当时的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陈诚任副团长,而由教育长实际负责。第一团创办于武昌,后迁四川綦江,教育长桂永清;第二团设山西,实际未成立。而由阎锡山另办了一个集训团;第三团设江西雩都,教育长唐冠英;第四团设西安,教育长先后为胡宗南、蒋坚忍。

一九三七年“七七”抗日战争爆发,同年冬南京沦陷后,武汉成为了全国抗战中心。当时,由于国共第二次合作,举国团结一致,共御外侮,军民同仇敌忾,慷慨激昂,掀起全民抗战的高潮。许多沦陷区的知识青年,不甘心当亡国奴,纷纷来到武汉参加抗战行列;家在大后方的青年,激于民族义愤,电纷纷投笔从戎。这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已成立了政治部,要在各部队建立政工机构,更需要大量于部。胡宗南、贺衷寒、桂永清、康泽、戴笠等联名上书蒋介石,建议设立训练团,培养战时所需各类工作干部;这个建议得到蒋介石和陈诚的赞赏。当时,桂永清正在武汉待命,蒋介石便派他负责建立这一训练机构,并委之为教育长,战干一团由此产生。

战干一团正规训练时间为六个月。前三个月为入伍训练(军事训练)主要为基本军事操练、野外演习、实弹射击和兵器、地形、筑城、谍报、游击战术等军事课程。后三个月为分科训练(政工训练),主要课程有“总理遗教”、“三民主义”(又叫“三民主义哲学基础”)、“总裁言行”(又名“领袖言行”),“政治学概论”、“经济学概论”、“国防形势”、“地理”、“新闻学”、 “民众组训”、“军民合作”、“对敌宣传”等。还有不定期的“精神讲话”,由军政要人或各界名流进行专题演讲。

(图片/视频:周佳霓 口述采访:王龙志 录音整理:冯霄 文字 :冯霄)

文业高:留美全才少校 没什么后悔的

文业高:留美全才少校 没什么后悔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v_siqia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