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志祥:17岁参军 只为救国

郑志祥:17岁参军 只为救国

郑志祥:17岁参军 只为救国

出生年月 1927年1月 籍贯 龙岩上杭

现居地:龙岩上杭

部队番号:军事委员会中美合作所第六特种技术训练班,教导第四营特务组组员

兵种:特务兵

身体:记性还可以,身体尚健朗,听力略差。育有两儿两女,经济略差。

老兵的话

“田粮厝...哎呀,那个时候记不住了。钱是有钱,有工资,就是不多。那个时候救国比较要紧。”

朴素的衣着,朴实的表情,淳朴的内心,郑志祥却有一颗不普通的激情洋溢的炙热爱国心。不同于那些被迫抓去当兵的壮丁,用自觉参军,简单而有力地表达了对祖国的热爱。

郑志祥作为营部特务兵,穿着便衣,处在战争第二线。给连部送秘信时,孤身一人误入日本阵营,却仍冒着呼啸而来的子弹继续送信,只为最终将信交到连部手中。

17岁参军 只为救国

郑志祥小时候家庭很困难,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一个哥哥。先前加入田粮厝,帮助征收田赋谷。44年11月2号参加中美合作所第六特种技术训练班,简称腾云训练班。因为他深深懂得,那时候国家困难,国人没有守住完整祖国,为了救国他选择了参加训练班。郑志祥说,“那个时候救国比较要紧。”

军队的生活困难,士兵吃舂米和青菜,很多人受不了。但郑志祥虽然觉得苦,咬牙忍下来了。在十八天的学习时间里,郑志祥拿着美国枪支,汤姆森军机枪,卡门步枪,和左轮手枪等,还有可行性炸药,TNT炸药等,和队友一遍遍的反复训练、射击、爆破。

第二线的便衣战士

被调到特务组后,郑志祥开始学习夜间战斗。4月份,有三千多人在华安的学校里,进行半年多的同一期培训,学习完了就转移到了忠义救国军里,代号格致。

4月2日,部队开到漳浦县,与国军75师相遇,特务组便和75师合作共同抗日。“当时经过漳浦云霄县,平和县,诏安,这些闽南地方。”在漳浦深水坑与五千多人的日本军开始遭遇战,实施阻击,在云霄县抓了一个日本旅长,挂在南门城门上,鼓舞士气。过了漳浦之后变追击,追击中总部也就死了几个。到今天,郑志祥仍觉得骄傲。

特务组作为第二线,特务战士们需要穿着便衣,在前方搜索军情。郑志祥遇到一次危险的情况,就是6月营部在云霄打蚊子窝战斗,他被派去单独一人把通知送到连部,走错到日本阵营,只差一百多公尺,日本“哒哒哒”打子弹过来了,郑志祥吓了一大跳,脸都白了,赶快隐蔽起来,转移,最终成功把信交到连部手里。

随部队接收厦门鼓浪屿

抗战胜利以后,郑志祥随部队先去接收鼓浪屿,而后又接受了厦门。鼓浪屿原先是英租界,因英国人的管理,但岛上的环境很干净,老百姓们纷纷说,“连只虫子都没有”。待鼓浪屿被日本人占领,疏于管理,环境差了很多,蚊子苍蝇多了不少。

接收厦门时,郑志祥说城市“很破烂啊,好多这个家啊,飞机炸了整个家都没有了,好多街被日本炸的只剩下一些断墙。”他的部队接收厦门后,担任厦门城防司令。在厦门,他只见到日本人,没有见到其他外国人。当时日本鬼子有三千人,有五个集中营官日本鬼子。被关起来的日本人,除了”领了证的买米买菜的可以出来。其他的不可以出来。“郑志祥呆在厦门,是最愉快的时光。

47年三月,郑志祥觉得呆在部队没意思,假借结婚请假回家。他很无奈,“48年在家里,给地下党送过几次信。195年参加土地改革,因历史问题回到家里。68年戴上反革命帽子,79年才脱掉。“

抗战小知识

中美合作所第六特种技术训练班

华安的“第六特种训练班”成立于1944年8月,代号“腾云训练班”,后人通常称之为“华安班”。华安训练班于1944年10月正式开训,从事包括步兵操典、射击教范、简易测绘、指纹学、化装技术、密写法、行动暗杀等特务技术训练。电讯系的训练内容有各种无线电收、发报机的性能、电台种类、国际电码以及密码等特务技术。

华安班”本部设在原华安县政府厅堂,训练班共有一个电讯系和四个教导营,还有爆破、突击、运输、通讯、卫生等直属队,两个海空监视哨,加上一个气象联络台、两个水陆两栖中队,总计3000多人,分别驻扎在草坂、罗溪、下坂和华丰一带。其中有美籍官兵30余人。“华安班”训练期间曾有过几次抗日行动,战绩不菲。

图片/视频:周佳霓 口述采访:王龙志

录音整理:张秋平 文字 :张秋平

郑志祥:17岁参军 只为救国

郑志祥:17岁参军 只为救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v_yuwen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