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涂料企业入选“厦门老字号” 女掌门人巾帼不让须眉

厦门新闻腾讯大闽网2019-06-21 14:59

2019年6月7日,厦门市商务局正式公布首批“厦门老字号”的认定核定名单,共有58家商号入选,包括好清香、黄则和、海堤茶叶等,《涂料经》注意到,有一家涂料企业也位列其中,它就是“东顺涂料”,这也是厦门首家、厦门唯一一家涂料行业老字号企业。

这家涂料企业入选“厦门老字号” 女掌门人巾帼不让须眉

上图:厦门东顺涂料有限公司

据了解,厦门东顺涂料有限公司成立于1985年,创始人洪琼彬,专业生产绿色、环保、节能等新型涂料及辅材,是一家集科研、生产、营销、施工、服务为一体的技术密集型现代化高科技企业。

这家涂料企业入选“厦门老字号” 女掌门人巾帼不让须眉

上图:厦门东顺涂料董事长洪恩兰

提到东顺涂料,就不得不提其董事长洪恩兰,今年44岁的她,巾帼不让须眉,就已经掌舵6家公司(厦门东顺涂料、厦门昕方格文化传播、美国捷嘉建筑材料公司等)和研究所。此外,她还是厦门市涂料行业协会的名誉会长,2015年厦门市十大风云人物,其掌舵的最大公司——厦门东顺涂料有限公司,虽然是女承父业,但却老树新芽,产品创新、市场版图都在不断扩大中。

东顺是厦门最悠久的涂料企业,同个时期和东顺一起创办的涂料厂,除了东顺,大多都已销声匿迹。做有良心的企业,持续不断地创新,正是洪恩兰及东顺人制胜的生存法宝。

早期的东顺涂料,经过洪恩兰的父亲洪琼彬几十年的打拼,在厦门涂料行业已经赫赫有名,深受消费者的喜爱。厦门市著名商标、福建省著名商标、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中国政府绿色产品指定采购清单等,都是东顺斩获的荣誉。而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东顺是目前厦门涂料行业获此资格的唯一企业。

不过,与大多数民营家族企业一样,东顺也面临着企业传承的问题。

2009年,打拼了几十年的创始人洪琼彬,把在行业里响当当的东顺涂料,正式移交给女儿洪恩兰管理。而在此前数年,洪恩兰已经在父亲手下,从业务员做起,负责销售管理多年。

当年,由于父亲打下的坚实基础、房地产行情回暖、父女的默契配合,加上从一线做起积累的经验,数种有利的因素,让洪恩兰顺风顺水地接过了东顺涂料。而乘着房地产回暖的东风,洪恩兰接掌东顺涂料后,一年时间,销售额度直线上升,几乎翻了一番。

这家涂料企业入选“厦门老字号” 女掌门人巾帼不让须眉

洪恩兰非常重视创新,虽然与国际品牌巨头相比,只能算中小涂料企业的东顺,却拥有自己的独立研究所,检测设备也属于行业领先。“我们已经拥有几十项专利,在中国涂料辅材行业是最多的。”洪恩兰说。

在技术研发方面,东顺与台湾成功大学等高校进行产学研方面的深入合作,在行业标准方面,东顺也一直走在行业前面,早在1987年就参与了厦门涂料行业标准的起草。

这家涂料企业入选“厦门老字号” 女掌门人巾帼不让须眉

例如,东顺研发团队开发出的“东顺硅藻泥艺术漆”,成功把硅藻泥和艺术漆两者的优点结合起来。其拳头产品“东顺无醛健康胶水”,单这个品类,东顺就有几十款的细分。

2013年4月14日,厦门东顺迎来了法国卢瓦河谷大区麦司东市市长Olivier一行,市长莅临东顺企业,是进行项目考察,以期解决“法国城堡”维护修缮等诸多难题。会上双方签订了合作备忘录。

这家涂料企业入选“厦门老字号” 女掌门人巾帼不让须眉

除了做环保胶水,东顺30年来,从没有停止过跟环保有关的慈善公益行动。东顺成立了中国涂料辅材行业第一个志愿者团队——东顺环保志愿者,这个团体定期都会开展与环保有关的宣教活动。同时在玉树地震、汶川地震东顺都是派了员工代表直接到了地震现场,包括后期的灾后重建等方面都是一直参与。后期还参与给孩子们建图书馆、粉刷教室等系列活动。

“我的处世观念和我们企业的理念是一样的。做一个有良心的企业,做一个正直的人。财富更多的是分享,只有让员工、股东、消费者都获得了共赢,企业才能长青。”洪恩兰强调。

这家涂料企业入选“厦门老字号” 女掌门人巾帼不让须眉

厦门东顺涂料有限公司位于厦门市湖里区禾山路,紧邻一棵树龄454年的古榕树,树冠覆盖逾亩,树干魁梧硕壮,遒劲有力。曾有一年,榕树的一枝探入了东顺的厂房。东顺公司上报农林主管部门,召集专家拟订保护方案,最后,将屋顶开窗,让古榕枝干自由伸向苍穹。东顺悉心呵护古榕的故事,一直在当地传为佳话。

在洪恩兰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惠安女在海边劳作的绘画,画里的惠安女,体格强壮,大圆盘脸,浓眉大眼,戴着花头巾,典型的“封建头、民主肚、节约衫、浪费裤”传统服饰。

画外的洪恩兰,除了继承惠安女勤奋耐劳精神和特质外,还多了一份女企业家的干练和豁达。在公司管理中,洪恩兰总是亲力亲为,给员工做榜样,比如每日的工作餐,坚持在食堂跟工人一起排队点餐吃。在跟客户接触中,总有细心、坦诚、信任的一面,比如一些具体的销售业务,她仍然会坚持拜访对接客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