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厦门|道德模范陈素珍:平均21小时执行一次救援任务

厦门新闻台海网2020-08-06 09:56

爱心厦门|道德模范陈素珍:平均21小时执行一次救援任务

水草和搜救犬。

爱心厦门|道德模范陈素珍:平均21小时执行一次救援任务

7月9日晚,光泽县,水草(右)正在搜救。

【人物名片】

陈素珍,女,1964年出生,厦门人,中共党员,现为厦门市蓝天救援队队长。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全国最美志愿者、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好人榜2015(见义勇为)、福建省三八红旗手、第四届福建省道德模范、第五届厦门市道德模范。

台海网8月6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平均21小时执行一次救援任务,连续睡眠超过4个小时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奢侈——这是厦门蓝天救援队队长水草的日常。仅在今年,水草已带队执行超过250次救援任务,最忙的一天出队5次。

水草本名陈素珍,但她更习惯别人叫她“水草”。在她看来,水,不争、包容;草,坚韧不拔。熟悉她的人都说,她人如其名。

“不求、无畏、付出、包容、谦卑、和谐”,秉持着这样的宗旨,自2008年水草建队以来,越来越多热心公益的人加入厦门蓝天救援队。如今,上千名队员和服务志愿者团结在“蓝天”的旗帜下,时刻准备奔赴救援前线。

地震、洪灾、台风救灾,水上、山中救援,在环岛路“一国两制”海域执勤,定期开展安全宣传活动……哪里有需要,水草和蓝天救援队就在哪里。

最忙的一天,总共有五次救援任务

24小时待命、随时出发——这就是12年来水草的生活状态。今年从大年二八至今,她一边协助防疫,一边救援,更是一天都没歇过。

1月22日起,水草和队员从福建省蓝天救援防灾减灾中心的备灾仓库中清点出23万个口罩及其他医疗物资,陆续分发捐赠给周边街道、敬老院、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以及各地的蓝天救援队、医院等单位。

1月23日到3月16日,水草带领队员在多个社区出入口出勤测量体温、消杀,总共对79个点位进行消毒,共有752人次参与志愿服务,服务时长6017.5小时。

5月11日晚上10点,水草接到求助电话,在海沧,有人要轻生。轻生者站在一栋高楼的顶楼天台边缘,只允许一个人上楼。水草安排队员在周围隐蔽处警戒后,自己孤身上楼,温声向对方讲述自己的救援往事、自己在各类灾情中看到的奋力求生、自己的孩子……轻生者听着听着,忍不住落泪了。10米、9米、8米,水草慢慢靠近对方。次日凌晨近3点,水草终于牵着他走下天台。

7月9日上午,南平市光泽县普降暴雨,多处路段、耕地和居民区积水严重。接到求助电话,水草立刻整队,当日赶到光泽,协助转移被困群众、救助伤员……直到11日,她才收队返厦。

“最忙的一天,总共有五次救援任务。”水草说,今年以来,截至8月1日,她已带队执行超过250次任务,平均21小时出队一次。

为了当好救援队队长,她把自己活成男人

在救援队中,由于体力不占优势,女性本就少。全国各地的蓝天救援队里,长发及腰、看上去身材纤弱的水草更是唯一一名女队长。她开玩笑说:“为了当好一名救援队队长,我把自己从女人活成了男人。”

每一次救援任务,水草都带队冲在前。队员休息了,她还得绷着神经,等待呼叫救援的电话。她说,“有不少救援电话会在凌晨打来。连续睡眠超过四个小时,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奢侈。”

水草说,她曾在一次救援中摔倒,磕掉两颗牙,过了两小时,才有队员发现,她为了忍痛咬住嘴唇,唇瓣已经肿得厉害。在一次攀岩训练中,她不慎摔落,右小臂开放性骨折,如今一到阴雨天气便酸痛难忍,她只笑笑说:“手臂一酸,我就知道要变天了,比天气预报还准呢。”

记者问水草,会不会向队员诉说自己吃过的这些苦?会不会觉得作为女人,要承受这些,很委屈?她摇摇头回答:“不,队员们都很辛苦。而且,我是队长啊!怎么能有点小病小痛就喊苦呢,这与性别无关。”

省内各地蓝天救援队,13支由她牵头建立

目前福建省内各地的蓝天救援队,有13支由水草牵头建立。她说,“蓝天救援队,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当妈的,就是忍不住为孩子操心。”

水草本是个生意人,为了组织蓝天救援队,她逐渐放下生意。但为了救援队能有稳定的资金来源,如今她又重新捡起了生意,她说:“除我以外,企业的经营人员和蓝天救援队完全无关,但我拿出50%收益赠予蓝天救援队,给救援队‘造血’。”

水草也很看重专业化队伍建设。蓝天救援队的成员分为全职队员、队员、预备队员、志愿者四个梯度,进行不同级别的训练。正式队员再根据具体的职能,分为山地组、水上组等。每周,山地组队员起早进山地负重拉练,熟悉地形;水上组队员水上训练、海边值勤;新队员培训班课不间断。全职队员每天都要进行体能、技能训练。

水草与记者聊天时,蓝天救援队龙岩分队副队长红日正巧也有事来找水草。46岁的黑脸汉子红日笑着说:“各分队的成员,都管水草叫‘干妈’,把来厦门蓝天救援队队部叫作‘回娘家’。”

“我们这些男队员,对水草都很服气,”红日说,“队长细心沉着,每次都能制订缜密的救援方案,降低队友和救援对象的受伤风险。大家心里有什么苦闷,在救援方面有什么困惑,都喜欢找她诉说。”(文/记者 黄琬钧 实习生 陈宇津 图/受访者 提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