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真堂 罪在何方?

2012年2月初,从事活熊取胆的泉州惠安药企“归真堂”谋求在国内创业板上市,引发媒体、动物保护组织和社会各界激烈讨论,据了解,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熊胆系列产品研发生产企业之一。14日,NGO致信证监会反对归真堂上市,崔永元和韩红等72位名人声援支持;18日,归真堂宣布对外开放熊场,被疑是“样板熊”表演,随后的专家座谈会,意见也未达成一致。

人工熊胆粉是否可以代替熊胆?无管引流,真的无痛无害?归真堂卖的熊胆制品,到底是药品,还是礼品?一个企业是否应该上市,谁说了算?而作为普通民众,我们又该做些什么?…[微博直击活取熊胆]

活取熊胆 几大疑点有待解答

无管引流:真人道或自欺欺人?

所谓“无管引流”,是指建立一个连通胆囊和腹壁的管道,从该管道内抽取胆汁。归真堂取熊胆汁采用的正是此法。但在亚洲动物基金会外事部总监张小海看来,“无管引流”虽然看上去人道,但给黑熊带来的痛苦并没有减轻,并且很容易使胆汁流入腹腔,造成感染。”

至于熊被“无管引流”胆汁时,是痛到哀嚎不断,还是“很舒服,像开水龙头一样简单”?人非熊,似乎难有确论。但亚洲动物基金的数据显示:在获救助的277头熊中,181头来自无管引流熊场,165头取胆汁黑熊有后遗症,99%患胆囊炎,66%患有胆囊息肉,28%内脏脓肿。121头去世的取胆汁熊中,35%患肝癌死去。…[详细]

熊胆能否被人工制备取代?

我国的人工熊胆研究项目1983年立项,历时6年研制完成,经多次临床试验,得出“疗效确切,安全性好,与天然熊胆无显著差异,可以1:1替代”的结论。无奈梦断新药审批,在1990年的一份审批意见中,国家药监局表示“目前引流熊胆产量已暂满足药材所需,也请开发时综合考虑”。药监局一位工作人员曾“劝告”记者:人工熊胆粉的审批涉及的利益太多,最好不要关注。…[详细]

与此针锋相对的是,中药协“点名”抨击亚洲动物基金,认为“长期以来,动物药被西方利益集团及其资助的‘亚洲动物基金会’歪曲炒作,以打压民族中药……我国养熊业如今被打垮,许多急救药将消失,153个含熊胆中成药将不存在,183家制药企业年100多亿元的市场将拱手相让,数万工人将失业。”也有媒体质疑称,亚基会曾接受过生产去氧熊胆酸的德国企业福克公司赞助,目前事实暂未知。

此外,《时代周报》发表评论文章认为,归真堂事件背后的专利暗流、以及随之而来的道德和伦理困境,需要媒体做出有担当的善举,理性地向公众交代。据了解,中国患慢性肝炎的人达2400万,除此之外,还有结石等多种肝胆疾病患者,需求胆汁制品的人群是相当多。国内生产的熊去氧胆酸10块钱一瓶,而进口的优思弗25颗300元,近贵20倍。当国内的养熊业被“道义”的力量摧毁后,一个非常可能的后续结果则是意大利和德国厂家在国内发起专利战。最终结果就是,患者需要去买高价的进口药品,甚至价格会比现在还高。…[详细]

归真堂卖的是药品还是礼品?

2001年卫生部出台相关规定,熊胆粉原料不可再用于任何保健食品中。归真堂董事会秘书吴亚表示,归真堂现有三个产品,两个药品是熊胆粉、熊胆胶囊,还有清甘茶是食品,里面不含熊胆。而在归真堂专卖店“熊胆馆”,记者看到,较普通包装的熊胆粉0.25克×4瓶的售价要118元,而包装豪华的皮装熊胆粉0.25克×30瓶的售价则高达960元。这些卖给消费者的天价熊胆粉,看来并非遵循药用价值,更多的是作为高档礼品或保健品。…[详细]

据了解,一头成年的黑熊,每年抽取的胆汁约合10公斤胆粉。每年能带来万元的收入,但一头熊每年投入1万元,年化收益达到了300%。这个数据还只是民间小型养殖场的数据,作为大型化和品牌化的活熊取胆企业,归真堂的收益或更高。归真堂现养殖黑熊近400头,相关资料显示,归真堂拟上市,主要募投项目包括“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和“年存栏黑熊1200头”等。

记者:现场围观活取熊胆

梁卫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刚看完取胆引流的过程,约五六分钟。引流针长约十二三厘米,圆头,有点象为蓝球打气的针。熊爬进箱子里边吃东西,边被取胆汁,一声不吭,光顾吃了,一点没有痛苦的样子。

韩雨亭(经济观察报记者):今天上午应邀和许多记者朋友参观了福建归真堂“开放日”的黑熊养殖基地,也亲眼见了提取胆汁的过程——眼前一切没超乎预想,黑熊显得极为安静与和谐。或许是意识中的先入为主,总觉得太严密的东西犹如剧本。归真堂、动物保护者和新闻记者,注定会在道义和利益之间喋喋不休。但这是好事。

邵芳卿(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归真堂发布会上我提了三个问题,其中包括福建钱山特种动物养殖有限公司是1993年几月成立,归真堂董秘吴亚和副董事长均无法回答。而根据原国家林业部1993年8月份紧急通知,那之后全国不得建养熊场。还有其他问题,归真堂的回答我也不满意。

云南卫视制片人余继春:作为受归真堂邀请的人士之一,我不会参加此活动。因为:一、本人不喜欢长城一日游,何况这墙是空心砖。二、无兽医协会、动物研究组织等第三方权威机构的介入,徒费口舌。三、视频已公布,再华美的外貌也难掩其实质。

短评:可以想见,有关归真堂上市和活取熊胆的各种疑问和争议,并不会因为媒体开放活动而停止。但归真堂开放、沟通的态度还是值得肯定。

让法律的问题归法律?

《野生动物保护法》需检讨

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第22条规定:禁止出售、收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产品。但同时又说,如果有人想要利用国家保护野生动物要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实际上这个合理利用的范围就会被一些利益集团利用,我们无法确定什么样的情况是合理的,特别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它还会合理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对《野生动物保护法》进行反思。…[详细]

我国对濒危的野生动物实行重点保护,黑熊属二级。中科院研究员汪松认为,中国特有的野生动物产业化,导致野生动物保护很难。“黑熊在其他国家是一级野生保护动物,以保护为主,只有在中国才以产业化为重。”

归真堂熊胆产品身份疑点多

归真堂创办人邱淑花称,养熊是林业部颁发批文,生产熊胆粉是卫生部颁发药准字号,都合法,并叫嚣“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但国家药监局资料显示,目前归真堂生产的众多产品中,只有“熊胆粉”和“熊胆胶囊”两种产品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号,而其他30多种产品均未获得熊胆药品或含熊胆药品批号。此外,国家药监局网站并没有归真堂产品获得任何保健品批准字号;而获得熊胆保健品批号的只有两种产品,也非归真堂产品。

中国保健协会秘书长贾亚光表示,熊胆不能添加到食品中,否则有违法的嫌疑。2009年颁布的《食品安全法》规定,食品中不得添加药品,但可以添加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质,不过,根据卫生部颁布的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质目录中,熊胆并未列入其中。这意味着,归真堂生产的熊胆茶等多数产品,既不是药品,也不是保健品,更不是食品。…[详细]

香港动物保护法值得参考

香港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弘毅认为,中国目前只有对频临绝种的动物才有法律方面的保护,对于其他动物并没有保护。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国,已经晋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又是世界动物健康组织的成员国;中国有道义上的责任防止动物受到虐待,并订出人们对待动物的一些最低或基本行为准则。…[详细]

香港的动物保护立法中,最核心的一部法律是《防止残忍对待动物条例》(香港法例第169章),这部法律是在1935年由殖民地时代的立法局通过的,最近的一次修订是在2006年,修订主要是提高“残酷对待动物”的刑事罪行的惩罚,最高可以是罚款港币二十万元和三年的有期徒刑。这一法例值得中国内地在这方面立法时参考,但以国际标准来说,香港的有关法例并不算是十分先进或具模范性,更值得参考的是英国2006年制定的《动物福利法》。

短评:暂且抛开道德问题,只谈法律,归真堂似乎并未如其创始人所说的那样站得住脚。而同样值得重新审查其合法性的,还有其他语焉不详且矛盾百出的动物保护相关法规。

归真堂上不上市 活取熊胆都在那里?

归真堂能否上市 市场说了算?

活熊取胆在道德上该如何评价,是一个充满争议但很难得出公论的话题。然而将股市设定为一个高尚的道德领域,从而期望以此来阻挡一家企业的上市,却存在严重误区,且充满悖论。对于每一个投资者来说,争取赢利最大化是唯一的追求,只要他们的投资活动没法,就无可厚非。只要归真堂是一个遵守中国现行法律的企业,它就具有申请IPO的资格。…[详细]

即便有一天,归真堂上市被审核通过,我们也不能认为是市场的耻辱。因为每一个人可以对企业有不同看法。如果你厌恶归真堂,可以不买它的股票,投资者也可以用脚投票。但首先我们都应该相信市场的力量,并且尊重市场的选择。

归真堂需要思考转身之道

活熊取胆会不会给黑熊带来痛苦,这样的作业方式是不是一种虐待,这其实并不是一个需要复杂论证的问题。参观活熊取胆的现场,展示黑熊“一声不吭”、“没有痛苦”的场景,只会加深人们对相关企业的反感情绪。人们从自己的日常体验出发,无法想象被取胆的黑熊会没有恐惧,会感到舒适。由此推断,归真堂的公关行动基本上不可能取得预期的效果。…[详细]

从现实而言,归真堂的活熊取胆做法的确并不违法,因此短期内也不大可能会被取缔。但如果跳出争论现场、放眼长远,其实不难看到归真堂这样的企业不可能不作改变。观念左右市场,价值决定消费,在人们信奉“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时,抵制活熊取胆制品很可能成为一种潮流,归真堂的产品到底卖给谁呢?而在原本就有动物福利壁垒的国际市场上,归真堂的产品更可能被列入黑名单。因此,从善如流、思考转身之道,很可能是归真堂真正需要关心的问题。

保护黑熊 我们都不是局外人

近年来,随着人们的意识观念变化,动物保护、动物福利日渐成为热门的伦理议题。面对难解的人类福利与动物权利的伦理两难,目前为各方普遍接受的“最大公约数”,一是以是否人类生存所必须为准则,如果是人类生存所必须,则动物权利自然让位于人类福利。二则是在动物被迫向人类做出奉献的过程中,人类应该主动尽量减少动物所遭受的痛苦。在这一点上,我们期待相关部门在修改动物保护法时,能对消费环节的行为也有所约束。

除了自身拒绝消费熊胆相关制品之外,我们还可以对破坏包括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在内的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行为提出控告和检举。《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五条规定:公民有保护野生动物的义务,有权对侵占和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行为进行检举和控告。同时《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明确规定,如果我们的野生动物法和它的规定不一样,可以直接使用公约的规定。…[详细]

结语:

借由归真堂事件,立法、行政、企业和个人等方面如果能有所反思和改进,并有效减少甚至杜绝社会对待动物的不和谐、不人道行为,才不枉大家闹哄哄一场辛苦。而保护黑熊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与其围观、谴责,不如行动。

新闻立场

归真堂上市 你支持吗?
0
投票
0
投票
0%
0%

本期调查

你觉得本期视点质量如何?(必选)

推荐阅读

本期策划:罗菊熙[微博]
美工:315零

我来说两句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031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