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高考”破冰 动了谁的奶酪?

福建省教育厅日前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了福建版“异地高考”政策:从2014年起,凡在福建高中有3年完整学习经历的非福建籍考生,可在福建就地报名参加普通高考,允许参加本科、专科层次录取,并与福建籍考生享受同等的录取政策。这意味着今年在福建就读高一的外省学生,只要在福建完整读完高中,2014年就可直接报名参加高考了。

这条消息像一颗“深水炸弹”,引爆出一股强大的冲击波。福建很有可能成为全国率先实现全面放开“异地高考”的省份之一,而这一切,对于数十万外来工子弟与福建本省考生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异地高考该如何推进?伴随改革而来的,又将是怎样的结果和影响?…[微议:福建版“异地高考”]

外省籍考生的艰难“异地高考”路

随迁子女原籍高考 难度大增

随着城市建设步伐的加大,外来人口数量日益增多,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中国有2.2亿人离开户籍地迁居异地工作和生活,据估计,未来15年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数量将增至3700万以上。

这些随迁子女跟随父母,今天在这,明天在那,天生就成了游击队,在这么不稳定的环境下学习,比起户籍所在地的学生要增加更多的负担,而差别更大的是,即使跟随父母多年,“叶落归根”参加高考最终还得回到原籍地。

学习在外地,高考回原籍很是吃亏:各个省市的教材不同,老师传授知识着重点不同,学习地与考试地存在很多的差别,随迁子女回原籍考,难度要增加不少,又因要提前回去适应久违的环境,既耽误时间,又难以适从,竞争力相应就要减弱。再则,作为父母,子女高考是最大的事,有的父母即使有再紧的事,也得搁下,陪着去陪着回,所耽误的收入和花费的成本不是个小数,这无疑给本来挣钱难的外来人员加重了负担。…[详细]

民间自主发布异地高考方案建议

随迁子女高考不便,这些孩子的家长们更是难熬,因此最近几年以来,民间和学界对于开放“异地高考”的呼声已是不绝于耳。2011年10月28日,北京20多位随迁子女家长共同起草发布了《随迁子女输入地高考方案》,方案建议,应“取消高考户籍限制”,不再把户籍作为高考报名的限制条件,针对报名资格,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和其他城市可有不同的认定标准。如在京、沪,“随父母在经常居住地上学,至高中毕业有连续4年以上学籍的,高中毕业即可在经常居住地参加高考和录取。”其他城市,认定标准则为“至高中毕业拥有3年以上连续学籍”。据了解,这些随迁子女家长已连续16次向教育部递交呼吁书和建议书。截至目前,征集签名人数已经达到51000人。

而在此之前,包括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著名法学专家郭道晖等在内的十五名学者及社会人士,联名提请国务院,呼吁取消高考和招生工作中的考生户籍限制。在他们递交的“关于提请国务院审查并修改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的建议”中写道,目前我国高考招生的“户籍壁垒”,已经造成社会问题。…[详细]

异地高考变通下的“泉州模式”

泉州每100名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就有35名是外来学生。来自教育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泉州市学前教育、小学、初中、高中招收外来学生继续呈剧增态势,在泉就学的外来学生达38万多人。一位来泉务工人员做出了勇敢尝试:全国首创异籍高中班,只招收四川、重庆、安徽、江西、湖南、湖北、贵州籍的学生,学生们的学籍以合作办学的模式挂靠在家乡的对接中学,所用教材也是家乡的,由学生家乡所在地的老师传授相应省份的高中课程,并在2010年“请”来了四川、重庆的高中会考试卷,举行异地会考,2011年增设了湖南、湖北、贵州籍高中教学班,并实现六省一市初中、高中教育教学对接,满足初中学生无缝升学需求。

但在目前的高考政策下,这只能解决异地高考“学”的问题,“考”的问题依然存在,2011年仅泉州市就有2万多名外来学生必须转回户籍所在地陌生的学校准备高考。而且从实际操作情况看,异籍高中班教育教学组织难度大,如高中会考试卷保密,学生学籍挂靠等等,需要学生户籍所在地教育部门和学校的密切配合,如果不是区域相对集中,学生很零散,要教授外省籍的教材,不太现实。同时,异地高中班的学生在完成高中阶段的学习后,仍需回家乡参加高考,短时间内很难适应新的学习和考试环境。…[详细]

短评:进城务工人员逐年增加,随迁子女也日渐增多,解决随迁子女异地高考,已经成为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

“高考大省”的破冰尝试

山东“异地高考”破冰的意义

今年2月29日,山东省出台相关政策,率先突破户籍限制,从2014年起将允许非户籍考生在山东参加高考。虽然此举在政策上的突破显著,不过但凡是了解或参加过高考的人都清楚:山东省历年高考门槛都很高,其一本重点分数线在全国一直名列前茅。就在山东宣布开放“异地高考”后,有当地网友在微博上宣布:热烈欢迎全国各地考生到山东参加高考,让你们知道什么是考分机器!

相比北上广等大城市,无论是录取比例还是名校资源,山东都绝对算不上是“高考洼地”。但是,“异地高考”所首要解决的问题本身就不是高考公平,它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人口频繁流动形势下随迁子女在接受教育地平等参加高考的权利。从这个层面讲,山东放开“异地高考”的意义并不因其不是“高考洼地”而逊色。…[详细]

用工荒倒逼下的福建版“异地高考”

2012年福建省高考考生数25万余人,与山东相比,福建其实算不上是个高考大省,却成为全国第二个开放“异地高考”的省份,这也有其自身的因素。

作为中国沿海的经济发达地区,福建是外来务工人员输入大省,他们分布在泉州、厦门、漳州、福州等地区,那里拥有许多大型工厂,尤其是许多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品牌生产商,规模达到数万人。随着国家出台了支持中西部政策,很多企业开始将生产基地转移到了中西部省份,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也进一步改变当地的经济环境。根据媒体报道,一名技术工人的薪酬水平已与福建、广东等地差距不大了。这种经济格局的变化,让福建近几年连续出现用工荒现象,福建省感到了危机。

孩子高中不能在“第二故乡”学习并参加高考,给来闽务工人员带来了困惑,也给企业稳定劳动力带来了难题。而异地高考的实施,则省去了学生三年高中学习生活离开父母的许多不便和烦扰,也为他们父母的安心工作创造了条件。在此背景下,为了吸引人才并留住外来务工者,开放“异地高考”无疑一种有效的策略。

另一个背景,则是福建近年来高考考生数的不断减少。据福建教育考试院最新发布的情况来看,2009年以来,福建省已连续4年出现高考报名人数下降。主要原因是适龄人口出生率下降,2012年高考人数再创新低,与去年比减少了近万人。而根据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2012学年,福建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共接收随迁子女67.8万人,其中来自外省的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共有41.9万人,占62%。…[详细]

京、沪改革的指标性意义

虽然山东、福建相继开放“异地高考”,但是对于全国性“异地高考”改革,北京、上海两地无疑更加具有指标性意义。作为外来人口流入集中地的这两所直辖市被视作是异地高考改革中“难啃的骨头”。有研究者表示,其政策的内容将直接决定异地高考的改革成败。

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曾表示,解决异地高考的问题,“既想到要解决随迁子女的考试问题,又不能影响北京、上海当地考生的权益”。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则认为,任何“权益”都必须是正当的,而不是建立在歧视和损害他人同样权利的基础上。在目前招生指标体系中,京沪考生受到了极大保护,其考取本地名牌的机会是外地考生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这种“权益”显然是不正当的。

但另一方面,张千帆也能承认未来的改革需要循序渐进,要让京沪等地的考生对于公平竞争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详细]

短评:山东、福建两地率先试水“异地高考”,有其自身条件限制,并非能够迅速全国推广,但是他们给予了随迁子女在接受教育地平等参加高考的权利,其意义并不逊色。

“异地高考”之后 诸多问题待解

“异地高考”地方门槛如何设定?

关于异地高考改革,政策之下尚存诸多问题我们不能忽略。

争论的一大焦点在于,“异地高考”究竟是全面放开,还是有条件开放?对此,大多数学者都认为,应设立一定的准入门槛。

全国政协委员、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认为,准入门槛的设置还是有必要的,“不能够像春运大迁移一样都拥到城市去考试”。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今年两会上也表示,异地高考不意味着完全开放,而是存在“条件准入”:一方面要考虑城市的承载能力,另一方面也需要家长满足在当地工作等条件。他认为,现在首先要解决的是进城务工子女的高考问题,指的是父母在这里务工,达到一定年限,孩子在这里上学能够就地高考。但问题是,谁家的孩子将符合这一标准?“一定年限”是几年?政策出台后,会不会像北京车市、楼市“限购令”一样,还有其他的附加条件?

北京交通大学理学院教授王玉凤建议,对待异地高考不能“一刀切”,不同的地区、城市,根据不同的人员、孩子、教育资源状况,要有不同的解决办法,地方政府应根据当地非户籍孩子的人口数量、当地的教育资源数量进行设定。而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葛晓音则建议,政府可以规定一定年限,比如初中、高中都在本市就读的学生,或者再“严厉”一些,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就在本市就读的学生。…[详细]

本地考生利益如何保证?

关于异地高考的另一大争议点,则是很多家长担心开放外省籍考生异地高考后,将抢占本地考生的录取名额,损害本地考生的利益。这也是“异地高考”最大的矛盾所在。根据福建省的方案,外省籍考生将与福建籍考生享受同等的录取政策,但是录取名额,究竟是占用户籍地的指标还是高考所在地的指标?

有业内人士称,如果真的实行异地高考,设计操作会很复杂,这是对招生资源的重新分配。这意味着高校的招生指标等都要重新分配。如果异地高考考生由考试所在地录取,就必然挤占了当地考生的名额;但如果该考生回到原籍录取,又可能因考卷不同、无法排名而产生新的不公平。

对此,张千帆称,其实重点其实不是高考,是招生。废除招生指标体制,这一问题将自然解决。

户籍改革能否联动?

此外,户籍制度改变作为限制“异地高考”的一大症结,能否藉此进行联动改革,是决定“异地高考”改革成败的一大关键。朱清时表示,若异地高考真的要实施,首先还是要解决户口问题,取消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差异,如果农村城市户口一视同仁,也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异地高考的难度,不是1~2年能解决的问题,10~20年都是乐观的估计。而上海市委副秘书长李逸平表示,要真正实现异地高考,恐怕还要和户籍制度改革联系起来。李逸平强调,实现异地高考需要系统设计,包括入学模式、户籍制度、初高中阶段教学大纲等通盘考虑,但关键点还是户籍制度改变问题。

结语:

“异地高考”是困扰数亿中国进城务工人员及其子女的大问题,高考户籍制度更已成为阻碍中国教育公平的一大障碍。山东、福建两地开放外省籍考生本地高考,无疑为陷入停滞的中国高考改革注入了一湾活水,但是政策落实所需解决的诸多问题,却也不能让人忽视。我们期待三年后,有越来越多的随迁子女能够在居住地参加高考,让教育真正实现公平。

新闻立场

福建“异地高考”破冰 你支持吗?
0
投票
0
投票
0%
0%

本期调查

你觉得本期视点质量如何?(必选)

推荐阅读

本期策划:陈仁水[微博]
美工:315零

我来说两句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031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