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景彪失金挥泪道歉背后

吴景彪失金挥泪道歉背后

北京时间2012年7月30日凌晨,在伦敦奥运男子举重56公斤级决赛中,福建南平籍选手吴景彪以289公斤的总成绩获得银牌。赛后,他十次鞠躬,并失声痛哭道歉称,“我有愧于祖国,我有愧于中国举重队,有愧于所有关心我的人。”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更是连声怒吼。这样的状态持续了至少有30秒。闻者不禁唏嘘。何以至此?

从喻丹获铜牌备受冷落,到周俊试举三次失败被“耻辱”,再到吴景彪失金道歉,这一系列事件,接连引发媒体和民众不亚于对金牌的关注和讨论:金牌至上为何在我国如此盛行?什么才是真正的奥运精神?举国体制弊端何在?…[微议:吴景彪失金道歉]

无法承受的金牌之重

运动员被异化成“夺金”工具

旁观者清。英国跳水名将托马斯·戴利接受采访时称,中国跳水运动员就像机器人:“他们远离学校和家人。我一周训练六天,每天5个小时,这已经算多的了,可中国选手也许要训练7个小时,他们更为刻苦,没有自己的生活。”

与此相鉴证的是,吴景彪也曾在微博上记录自己的一天:吃饭、睡觉、训练。母亲说,他已经7年没有回家过春节。相信这也是绝大多数中国运动员全部训练生活的缩影,忍受常人所不能忍的单调枯燥、体能的极限挑战和伤痛折磨。这样几十年如一日的搏命付出,又怎能对金牌举重若轻?

金牌银牌一步之遥 待遇千差万别

据了解,2008年北京奥运会冠军的国家奖励涨到35万,加上各省市的奖励,以及来自各赞助商的重奖,奖金自然水涨船高。初步估算,冠军选手的各项奖金总额超100万不成问题。而百万对一个人、一个普通家庭的命运将产生多大的改变,不言而喻。相比之下,与金牌仅一步之遥的银牌所能得到的回报就少得可怜了,奖金减半不说,一般不会再得到诸如房子车子这样的物质奖励。…[详细]

美国的前三名分别获得1.8万、1.1万和7300欧元;德国队1.5万、1万和7500欧的奖励;俄罗斯的奥运冠军可获得10万美元的奖励,而且还将获赠一辆豪华跑车。银牌得主也将收获6万美元的奖励、铜牌得主则将拿到4万美元的收入。各国的奖励数目不一,但大体遵循越穷阔绰的规律,而我们与之最明显的区别,除了数目,还在于奖金的来源。

金牌政绩观扭曲体育精神

金牌、银牌和铜牌都是一种荣誉,为什么在我国独独金牌特别重要呢?这是因为在举国体育体制的背景下,各地都把金牌作为一种政绩,无论从资金划拨、奖金设置还是荣誉归属,所有的指向基本上都是金牌。这就导致从上到下,从体育官员的表态、地方领导的表态再到舆论的宣传上,金牌才是唯一。虽然也有个别银牌、铜牌的得主享受到优待,但那也建立在该项目金牌零的基础上。…[详细]

运动员获得的金牌数量反过来也对与之相关的各方面影响至深,包括各项目管理中心能够从总局获得的经费和资源,运动员、教练员、项目管理者甚至地方体育局的利益等等。背后层层利益盘结,其间容不得运动员半点轻忽和“淡定”。这种相互的反作用,导致金牌成为势在必得的目标,真正的体育精神却被扭曲了。

媒体和民众的势利让金牌更沉重

中国媒体的势利,四年前的例子无疑最为“形象生动”:2008年奥运会,杜丽错失首金,这名射击女将痛苦的落泪,举国媒体非但不予安慰,反而是一片抨击之声。几天后,杜丽在另一项赛事里斩落金牌,各大媒体迅速变脸,数十家媒体数百名记者把杜丽、教练甚至是她的父母、老乡都搬上银幕。人还是那个人,就因为那块牌子的颜色,就有了这样的反差,其中的人情冷暖实在让人慨叹不已。…[详细]

官方的拜“金”,则可以从这样一个看似荒谬却无比真实的场景看出端倪:一间县宾馆会议室,几十名记者、体育局官员围着山村里接来的一对年迈的奥运选手父母。当奥运选手夺奖牌无望后,刹那间只留下年迈的父母,以及一骑绝尘的悲凉,甚至,都没有人送老人回家。而一般的民众虽然不至于再像当年给败走汉城的李宁寄去子弹和上吊绳一样残忍,其中的一份人也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客观和自省,但也很难说整个群体能有多理智,多热爱运动的本真。

短评:重重压力之下,运动员在整个训练和比赛的过程中,自主性其实非常有限,让他们为失金负全部责任,于理于情都说不通。那谁又该为此道歉?

铲除“金牌至上”毒瘤刻不容缓

“金牌至上”有违奥运精神

国际奥委会在《奥林匹克宪章》中“奥林匹克主义的原则”条款中有这样一段话:“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奥运精神的精髓在于参与,若能战胜别人自然荣光无限,即使失败,不断挑战自我的精神也值得尊重和肯定。

但“金牌至上”理论面前,运动员、教练员、官员和舆论均沦为求胜的工具,见“金”则狂喜如范进中举,否则便失魂落魄,失去最基本的品德和风范,甚至不惜违规犯法。在此情况下,即使实现“更高更快更强”,又有多大意义?

金牌代价太高 纳税人不答应

国家体育总局科研所研究员李力研曾透露这样一个数字:1988年汉城奥运会时,体育总局事业费每年10亿元,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涨到每年30亿元,2000年悉尼奥运会涨到每年50亿元。2004年雅典奥运会备战4年花费200亿元,中国队获得32枚金牌,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可谓世界上最昂贵的金牌。据了解,中国夺得一枚奥运金牌的成本为俄罗斯的28倍。…[详细]

更为可悲的是,每块金牌天文数字般的7亿元成本只是体育总局的培养经费,运动员夺金之后,按例各地政府还会奖励几十到数百万元不等的现金和实物。而所有这些资金,慷的都是纳税人的慨。作为普通纳税人的一份子,你能答应这样花你的辛苦钱吗?

成王败寇 多数运动员生计艰难

据统计,我国在役运动员约14000人,按照优秀运动队15-20%的年更新率,平均每年有近3000名运动员退役。在现有的举国体制下,无可避免“重体轻教”的尴尬局面。200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我国优秀运动员的受教育程度分布情况是:小学8.53%,中学37.32%,高中、中专33.59%,大专18.54%,本科1.72%。

科学文化素质较低,加上进入体育专项较早,缺乏职业及社交技能,运动员退役后面临突然的角色转换,难以适应市场经济的残酷竞争环境。工作难找,收入不定,保障无依。于是,类似的辛酸例子层出不穷:2000年北京大学生运动会体操金牌获得者张尚武竟然在北京街头卖艺乞讨,全国女子举重冠军邹春兰沦为澡堂搓澡工,月薪低至500元。媒体喧嚣愤慨了,民众叹息谴责了,体制不变,问题依旧。

“金牌至上”难强民众体质

举国体制能够集中有限的人力、财力、物力,最大限度地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在短时间内能取得竞技体育成绩的巨大飞跃。但也难免挤占本该用于民间体育健身的资源,使得普通大众广泛参与各项体育锻炼的目标很难实现,并对体育人才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不良影响。以网球为例,中国目前拥有800万网球人口,这本应该催生繁荣的体育市场,进而产生类似西方的“造星”机制。但调查显示,真正能经营好又有口碑的俱乐部或网校寥寥无几。

“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本是我国体育事业发展的根本目标。调查显示,从1990年至2010年,我国少儿体质一直呈现持续下降趋势,最典型的就是肥胖和近视。统计资料表明,我国7岁男女儿童的平均身高分别比日本同龄儿童矮0.6厘米和0.5厘米,15-18岁男女青少年分别平均比日本同龄者矮l.4厘米和0.6厘米。如果金牌并不能使人民的身体素质得到提高,那么这块金牌无疑是褪色的。…[详细]

短评:当越来越多的民众不再把金牌数等同于国家尊严,不再把所谓国家荣誉当成唯一的信念,而更关心切身的民生问题,在乎每一个个体的付出和尊严,“金牌至上”主义已经很难在道德上找到生存空间,可以休矣。

举国体制:偃旗息鼓正其时

举国体制退出不会带来金牌之忧

知名体育主持人黄健翔曾撰文列数举国体制的死穴,并“宽慰”相关人员,“不搞举国体制就搞不过外国人。完全是胡说。”他举了两个例子: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球王李惠堂时代,中国足球在亚洲称王称霸多年,球员主体都是知识分子读书人,从学校里踢出来的。没人给他们花钱投资圈养集中,照样连霸亚洲足坛。…[详细]

而近邻日本的足球运动,就是扎根于学校立足于普及,没有采取我国的那些金牌优势项目的模式,现在已经领先我们不止一个时代了,未来我们男女足全面输给日本,还要继续输上十年二十年。问题不是品种,是环境和机制。

结束国有垄断 推进商业体育

早在08年北京奥运会结束之际,知名媒体人(现任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胡舒立就提出,体育“举国体制”有如经济领域的计划体制,早已弊端重重,效率低下,弃计划、选市场势在必行。这场改革关乎中国体育产业的成长和全民健身活动的兴盛,关系到中国体育事业的可持续发展,也与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体制改革的全局息息相关。…[详细]

但改革需要策略。胡舒立认为,国有体育格局强大固化已有经年,“毕其功于一役”的革命并不可行。比较理性的办法应当是首先大幅缩小“举国体制”的范围,结束竞技体育领域的国有垄断局面,同步推进商业体育、振兴体育产业,让市场机制成为竞技体育兴盛的基石。政府则主要做该做的事,把钱和力用到全民健身和大众体育的发展上;进而随着“举国体制”淡出,顺应“大部制”的政府机构改革潮流,重启此前受阻的政府体育部门职能转型。

别国体育之路的借鉴与思考

【美国】健全制度保障运动员出路:美国运动员分职业和业余两种。进入职业圈的运动员多数以俱乐部为依托,有较为可观的年薪,可以保证他们退役后很长一段时间衣食无忧。业余运动员多数人有自己的职业或专长。即使是那些退役后一时找不到工作的运动员,也可以在相对较为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下解决最基本的衣食问题。

【韩国】政府投入与社会赞助并重:韩国对竞技体育的重视和投入程度,是除中国之外的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无法比拟的。除了国家为运动员提供了像选手村这样优良的训练和生活保障条件外,政府也为运动员发放一部分津贴补助;而运动员的大部分收入和训练花费主要依靠企业赞助。以韩国游泳明星朴泰桓为例,他每年仅训练花费就达到人民币900万元左右,目前主要由一家韩国大型企业赞助。

【日本】普及和联赛成为两大重拳:为了提高竞技体育水平,日本除了增加对国家队运动员的奖金、津贴之外,更重要的一项工作是加强学校体育建设和提高国内联赛质量。实际上,参加奥运会的日本运动员大多数都是学生,这也体现了日本政府在促进本国竞技体育水平发展的战略决策上,把像人才培养这样的基础工作摆在首位。着眼于拓实基础,这才是竞技体育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所在。

【新加坡】目标锁定精英运动员:新加坡体育学校是一所公办学校,承担着发掘和培养人才的作用。优秀的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在这所学校的训练、学习和生活费用全免。不过,只有达到一定运动水平、被新加坡国家队或青年队选为培养对象,且承诺为新加坡各级国家队效力一定时限的学生才能享受免费优待。从学校毕业后,这些学生仍能以国家队队员身份继续享受学校提供的教练指导等各种条件。…[详细]

结语:

很多年后,当人们回望本届奥运会,如能看到这场关于举国体制的讨论,希望他们脸上浮现的表情是恍如隔世的:举国体制?什么玩意儿?好遥远。

新闻立场

你觉得举国体制应该淡出历史舞台吗?
0
应该
投票
0
不该
投票
0%
0%

本期调查

你觉得本期视点质量如何?(必选)

推荐阅读

本期策划:罗菊熙[微博]
美工:315零

我来说两句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031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